Search This Blog

Wednesday, April 7, 2010

蛋饼




两个礼拜之前,在公司附近的街上逛,在某个街角看见一个小餐车,卖法国蛋饼 (crepes)。当时已经吃了,就作罢,打算下次来尝尝。结果就把这事忘了,因为这个街角不是我上班必经之地,有点偏,而且餐车又很小,刷成淡黄色,很不引人注目。

今天中午不想吃楼里小吃部的三明治,于是出去觅食。我们这栋办公楼正坐在交通繁忙的十字路口上,比较热闹,门外站了两个餐车:一家是中东兄弟卖gyro,一家是俩 gringo 洋人小伙子卖 tacos。我对 tacos 稍有点兴趣,但是排队太长,否决。晃来晃去,走到不太热闹的街口,居然又看见了那个低调的蛋饼车,于是走过去尝尝。

菜单很简单,大部分是甜蛋饼:涂果酱,加香蕉块。咸蛋饼选择有限,但是很靠谱:菠菜配feta,西红柿配mozzarella。我家附近的 shopping mall 里也有一个 crepe 摊子,什么乱七八糟的搭配都有,还让顾客自己随便挑。

想起最近染上的巧克力病毒,我就要了一个巧克力+香蕉的。车里的摊主哥哥,不,弟弟 ... 天晓得 --- 三十不到?出头?奔四?不胖但是有点肉,白白嫩嫩的看不出皱纹来 --- 倒了一勺面浆在平面圆铁板上。并不象别处看见的以中心为轴,长长的木铲子玩杂技一样转一圈即 "ta-la!" 完成,而是用木头推子慢慢地左划拉一下,右推一下,逐渐把面饼摊平,然后翻过来拍到旁边另一个圆铁板上,估计是因为温度比较低一些。再然后,从保温罐里拿出一个熟到外皮布满点点的香蕉,剥了皮直接对着面饼切片。最后浇上巧克力汁,把饼对折两次,用纸包起来,外面再加一叠餐巾纸,交给我。我默默地看着他的手势和餐车内部微型厨房的简单摆设,脑子里咕噜咕噜地转:这些设备都好有逻辑,甚至有一个小小的洗手池,其实这样的个体户我也会做呢,流程好像不太复杂,而且又没有肉啊菜啊什么的容易变质的东西。

蛋饼拿在手里热乎乎沉甸甸,分量出乎意料的大。摊主细声细气地说:四块钱。哇,这么一大张饼才四块钱!我感动得几乎找不到钱包,百忙之中还注意到他说话有少许口音,法国人?加拿大法裔?这是正宗法国手做出来的蛋饼么?递给我找钱的时候,看见他的眼睛颜色很淡,带着一丝腼腆。

握着热腾腾的蛋饼往回走,才过一条街就忍不住了,将平时微薄的守法面具抛到天不吐,在街上边走边将手里的蛋饼狠狠地咬了一大口。

4 comments:

Tingting said...

跟天津的煎饼果子一个原理嘛。

我前些年老吃,在米国是很健康的食品了~

CAVA said...

1,crepes里有蛋?我吃的次数不够多,还真没注意。

早餐午餐都能拿甜品当饭,佩服你哦 :)

Jun said...

我的impulsive饮食习惯让很多人侧目。有一次跟前同事们出去吃午饭,叫了一个cheesecake算数,被两个人同时"数落"了一顿。当然最后我行我素。今天又跑去吃了咸的,融化的mozzarella cheese和新鲜番茄酱/sauce --- 似乎是家制的,没有罐头味儿,但又不是番茄丁。

Jun said...

面糊里有蛋和奶。

Timon of Athens

During the intermission of Timon of Athens at Folger, I eavesdropped on a discussion among the 3 persons (who looked like a mother with t...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