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is Blog

Sunday, July 11, 2010

Murder at the Savoy (Martin Beck)





这是 Martin Beck 系列里的第六本,原本几个月前就买了,结果再次证明书非借不能读也的道理,放到现在才看完。

这一本与第七本 The Abominable Man 都让我觉得不太好看。主要原因是两部小说都把犯罪动机解释为社会/富人/the establishment 压迫穷人,把凶手的遭遇说得太惨了。我相信肯定有遭遇很惨的人,在瑞典也会有(当然美国就更多),但是如 Kollberg 那样简单地列个年表告诉读者凶手有多惨多惨,太干巴巴了,让读者难以产生同情感。其实让我想起小时候看过的电影 《可怜天下父母心》,感觉被作者 manipulate,拒绝接受。在这方面,Henning Mankell 就改变了手法,将凶手的视角和警察的视角平行叙述出来,提供重要的细节,赢得读者的---也不算同情,但是对动机的理解比较多。

不过里面还是有很搞笑的内容,例如那一对活宝警察,Kristiansson and Kvant,被小孩子取笑而失职的桥段 (polis, polis, potatismos),哇,从来没在其他小说里看见过。还有胖子 Kollberg 背后撮合 Martin Beck 跟同事 Asa Torell 的恋情,真可爱。

最近在网上找哥本哈根的旅馆时挑得眼花缭乱(都好贵!),最后看见一家 Savoy hotel,价钱与位置都颇合理,赶快订下来。知道这不是那个马尔默的 Savoy 酒店,无聊地过过干瘾吧。

3 comments:

Tingting said...

您去哥本哈根干嘛~~~~~~~~~呀?

Jun said...

去玩呀。

Barbara said...

我觉得Henning Mankell是学习马丁贝克并扬弃之,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我自己还没看wallander,是通过C同学边看边讲述搞明白的,不免有此体会,年代上尤其吻合)。

我们去萨伏喝一杯吧,我每经过都看想起书里的杀人犯怎么跳出窗户跨上自行车,C还仔细研究一下,说没有那么个窗户。

Petyr Baelish of Sichuan: Echoes of the 3 Kingdoms

Sometimes my mind makes unexpected associations. A few days ago I was talking to a couple of friends, who are of Sichuan (or Szechuan) ance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