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is Blog

Saturday, May 1, 2010

小说: 蓝钻 7

几个人的乐队在台上吹吹打打,演奏了一些柔软通俗的下饭型轻爵士。我看看表,心里正有点奇怪为什么阿唐还没出场,就见他在台下一边跟一个领班咬耳朵。你来我往地说了几句,阿唐表情焦躁地提高了嗓门儿,我的耳朵刮到了几个字:“... 他说好的 ... 那怎么成?... 电话说啥?” 对方只是一味摊手摇头,他一跺脚回去后面,不一会儿悄悄地上台,也无人报幕,不动声色地融入乐队正在演奏的轻音乐。又这么闷了十几分钟,台上诸位忽然停下手来,有小小骚动,我似乎听见言语碎片“来了来了”。不过此时俱乐部里已经相当喧闹,顾客们都没注意到。

心里正好奇着,肩上却落了一只手,“你是某报的某小姐么?”我一回头,正是老枪。他跟往常一样花里胡哨的衬衫遮不住凸出的肚腩,花白的马尾辫拖在脑后,就差在脑门上凿字:“老弯男”。

我赶紧把差点噗哧笑出来的忍俊不禁改成套近乎的微笑,拉他坐下:“你怎么认出我了?”

“你们报纸不是把所有的记者头像都放到网站上了么?” 他说。毕竟是老新闻工作者呀。

“除了餐馆评论员,” 我挤挤眼说。

“你不写餐馆评论的么?”

“不不,我可不会形容饭菜烹调,食物就食物呗,酸甜苦辣咸就那么几种味道,还总是得花样翻新地形容同样的,太难了。”我笑笑。“我只是客串报道下娱乐场所,现在有几个人分摊来着。”

我招手叫来服务生,点了两个头台;老枪要了一杯葡萄酒。他原本要点一瓶,我坚决声明“你点一瓶就得自己全干掉”,他想想不要了。我在心里盘算今晚他的账单能不能报销掉---只要他不喝高了,过度花费,我多半可以在主编那里糊弄过去。

寒暄了半晌,我才意识到阿唐已经不知何时毫不客气地占领了音乐中的聚光灯。一首轻快跳脱的舞曲,逗得好几个顾客下到舞池中扭将起来。

“嗯 ... 有点 King Oliver 的意思么。” 老枪的口气中已经带了赞赏的意思。我不知他所指何人,也不想多问。听了两三首快节奏的舞曲,他说,“这小伙技巧不错么。很有古风。”

“可是他说他还没签到音乐公司呢,” 我说。

老枪笑笑,拿下巴往右边指一指,说,“就快了,你看那不是UMG的 ... 嗯,名儿我也忘了,不过应该是 UMG 的人没错,我在别处看见过他。”

我顺着他的下巴指的方向看过去,扫了大半天才看见一个独坐一桌的瘦小中年人,“那个一个人坐着的?毫不起眼么。”

老枪耸耸肩,“这年头,派人来亲耳听已经是很隆重了,很多时候他们连听CD都来不及,都是一箩筐一箩筐地寄给他们。人人都做明星梦啊。不过,这小孩儿挺有两把刷子的似乎,就是风格有点 ... 不方便包装,多半得改成轻爵士路子。”

我不解地看着他:“可是这音乐多炫啊。轻爵士比这简单通俗多了。”

他转脸看我,也是不解的表情:“你喜欢古董爵士乐?”

“啥?我,我可没研究,也分不清古今,就是觉得这个好听。” 我摇摇头,承认自己完全是外行。

这时阿唐吹了个快速的曲子,小号声高高低低的,好像两个恋人在吵架,或者调情。我听得咯咯傻笑,阿唐看见了我,扔了个媚眼过来。一旁老枪似乎失去了兴趣,只顾吃着我叫的头台,又叫了一杯鸡尾酒慢慢地享受。

跳舞的顾客扑腾了半天,香汗淋漓。这时乐队转向慢速的音乐,抒情但不通俗,曲调委婉折转。阿唐吹出的音符一波三折,渐渐的,好像一个极其美艳的脱衣舞娘扭啊扭的,不知怎么就贴上身来,让人心旌荡漾,“淫歌艳曲”这个词浮上了脑海。我掏出包里的纸巾擦擦汗,挥手叫服务生倒杯冰水来。这边厢,老枪似乎已经喝高了,眼皮半合,沉浸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微醺的表情倒是跟台上目不斜视的阿唐有几分相似,手指在小号键上一起一落,仿佛在跟人接吻做爱。

正在这时,几个钢琴音符冲进这甜蜜缠绵的乐曲,好像几滴醋落进一杯糖水,不协调但绝不刺耳,奇突而暗合,轻轻一拨,便改变了整个乐曲的走向和质地。我原本已经习惯了小号的旋律,被这从天而降的钢琴一挑,惊得差点从椅子上跌下来。

阿唐立刻跟随着新入的钢琴做出调整,音乐变得绵里藏针。钢琴声闲闲地跟着,偶然地点拨一下,好像平静如丝的河面偶尔被水下的暗礁锐齿打断,层次一下子丰富起来,而且无法预料。

“你听你听,” 我推推老枪,“这曲子多神奇。”

他费了一些力气张开眼皮,听了一会儿,皱眉说,“怎么来了不和谐的杂音?”

我简直不敢相信他竟然把这么复杂的双乐器互动称为杂音。

他摇摇头表示不欣赏,又叫了一杯继续喝。我怕他倒下了还得叫出租兼扶上车,我可扶不动,赶紧替他叫了一道主菜下酒帮助消化。

后面阿唐又演奏了两个极长的曲子就落幕了。这两个曲子跟前面的怡人、可爱、容易消化不同,里面有明显的即兴创作成分。虽然小号是主角,但我凝神细听,可以感受到钢琴的微妙点拨和引导。似乎,钢琴总是提前几步,温柔地给小号指点出一个新走向,同时又反衬出小号当下的旋律,加一层变奏。让我想起认识的一个大厨说过的话:“若要甜,加点盐。”这奇妙的搭配和对比,永远猜不到下一步发展而带来的惊喜,让我如痴如醉,心痒难熬。

2 comments:

CAVA said...

这个弹钢琴的,莫非和阿唐有特殊关系?两人的互动很有相互促进的意思呢。

下次请人喝酒,还是一瓶葡萄酒的好,鸡尾酒东一杯西一杯更容易醉,报销的数额可能更高 :)

Tingting said...

楼上有道理哦,弹钢琴的要是个女的就精彩了~~

Timon of Athens

During the intermission of Timon of Athens at Folger, I eavesdropped on a discussion among the 3 persons (who looked like a mother with t...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