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is Blog

Wednesday, July 8, 2009

Butch Cassidy and the Sundance Kid 完

虽然 Newman 迷同学坚决打倒我的托“福”行为,但我还是觉得 Redford 留的那撇小胡子给了他一种挺 vulnerable,挺 sensual 的感觉。在其他影片里,他总是那么程式标准的 American Golden Boy,就是 Walter Mosley 在 Fortunate Son 里面描写的那种,不讨我喜欢。

电影从整体来看,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后面一半在玻利维亚瞎混的部分,不知所谓,虎头蛇尾,连开头半个钟头里的强烈的视觉风格也消失不见了,只剩结尾的一个著名定格。难怪年轻时的 Robert Ebert 对它评价不高。感觉编导有什么话想说又说不出来,其实有好几个方向可走,稍微深挖一点都可以,却搞得这么马马虎虎的。

到了玻利维亚之后,两个人简直傻冒得让人难以置信,倒是让我想起 Christopher McQuarrie 拍的枪之道 (The Way of the Gun),那片儿(2000)显然是抄袭这个的。

典型的青春期少年梦,或者老头儿做的青春少年梦。可惜我是个女的,不吃这套。

3 comments:

CAVA said...

单从面孔来讲,那是纽曼比较好看。

不过我对男人的相貌身材一向不感兴趣 :-) 最近比较喜欢的是Alec Guinness.

Jun said...

谢谢提醒,我正要把他的 Le Carre 电视剧放到录影带租借表上。说到不美的演员,我很喜欢 Michael Kitchen & Ian Richardson, 而且对好听的嗓音很没有抵抗力。

CAVA said...

Tinker Tailor和Smiley's People的碟后面有Le Carre的访谈,不可错过。Smiley's People后的那段重点谈了Alec Guinness,两人都有相当不幸的童年。看了以后深刻感触到Le Carre是个极会观察人的作家。他模仿Alec Guinness也象极了。

Alec Guinness的嗓音很迷人。

Petyr Baelish of Sichuan: Echoes of the 3 Kingdoms

Sometimes my mind makes unexpected associations. A few days ago I was talking to a couple of friends, who are of Sichuan (or Szechuan) ance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