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is Blog

Wednesday, July 15, 2009

历史

现在深觉历史知识不够用。小亚地区 (Asia Minor) 的历史引发我的大量好奇心,许多不同民族和宗教不得不共存和容忍彼此的生存环境,也是随时可能爆发冲突的火药桶。汉人本身自从秦始皇统一中国之后就以同一方式对待多种族并存的状态 --- 大多数时候 dominate,以极大的数目优势压倒和消化少数族群。几乎完全消灭少数民族部落的风俗和文化和 identity。历史上的几次民族大融合在中原地区的过程都是这样的 pattern 。少数的几次汉族被外族殖民统治的状态,各族不得不共存的社会状态,例如元朝和清朝初期,以及多族共存的边境地区和时代,例如宋朝时的西北地区(井上靖的"敦煌"里描写的社会),如果能客观地了解一下,并且跟中亚与小亚地区进行比较,就太有意思了。

很明显,中原汉族人完全不会处理与不同种族和信仰共存的社会状态 --- 这不是说他们天然落后或者无能,而是历史的进化环境的必然结果。因为,中原汉族人已经习惯了一元化的社会状态,在种族、信仰、社会结构、价值观、经济结构、文化等等方面极度稳定,自从战国时期就是全民一心的一个大部落,而不是多个部落并存。这个稳定一元的历史对中国人民的思想和生活方式影响深远。

欧洲自古就是许多小国彼此紧挨着却各有各的部落来源、历史、文化、语言、宗教信仰,彼此之间又冲突又合作,有时彼此吞并,有时又分裂。天天上演三国乘以十、乘以百的故事。说起来,倒是中东与小亚细亚地区的人民似乎弹性最大,自古夹在欧亚之间, conquer 过别人也被别人 conquer 过,历来与其他部落并存而保存自己,什么世面没见过?这些人民所习惯和熟悉的生存方式当然跟一元化的部落完全两样,渗透了集体心理和社会结构的各个方面,无所不在。人人都是历史的奴隶,这是我从 Malcolm Gladwell 那里得到的启发。

这时候忽然好奇,秦之前的社会状态大概跟秦之后差别极大。可惜史书上写的都是国王与军队的故事,而且在后世的不断改写中越来越统一口径,归拢一元化,看不到民族并存(并存总是包括了冲突和妥协两方面)的具体状况。

这并不是说中原汉族的一元化社会不好,或者逊于其他社会状态。不,实际上可以说中国人是幸运的,社会非常稳定,战乱和动荡的时代跟别处相比已经算少的 (没有计算过,大概印象)。跟中东、土耳其、巴尔干、波兰这些"夹缝地带"相比不知好多少。但这也不是因为中原汉族人多高尚多热爱和平,或者孔儒文化多高明多有效,说到底还是历史、地理、和运气。

No comments:

Petyr Baelish of Sichuan: Echoes of the 3 Kingdoms

Sometimes my mind makes unexpected associations. A few days ago I was talking to a couple of friends, who are of Sichuan (or Szechuan) ance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