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is Blog

Friday, July 17, 2009

Before the Frost

Henning Mankell 的预言本能有时显得有点诡异。出版了 Firewall 之后,欧洲真的发生了一起银行电脑 hacker 窃案。他说,Before the Frost 的构思和大部分内容是 911 之前就已经写好的。

Before the Frost 出版之后立刻被瑞典电视台拍成电视电影,演 Linda Wallander 的女主角 Johanna Sällström 有种跟小说中的人物描写很吻合的气质。小说里一开始就描写 Linda 十几岁的时候被父母离婚困扰而试图自杀。2007年,拍完一季13 集的 Wallander 系列剧之后(原创剧本,不是 Mankell 写的,我看过两集,觉得跟原作味儿不象),Sällström 忽然被发现在马尔默家中自杀死亡,刚三十出头,遗有一女。据说她一直患有抑郁症,2004年冬季在泰国度假时遭遇大海啸而幸存,不知道是否患有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不知道 Mankell 想到这么可怕的巧合时会不会哆嗦一下。

最近把 Before the Frost 拿出来又看了一遍。难怪第一次看完之后忘得七七八八,跟 Kurt Wallander 系列相比,这本比较沉闷,节奏比较慢,情节也不怎么惊险,而且缺乏描写老男人时他一向擅长的幽默和自嘲片段。但是回顾起来书中也有让人吃惊之处,他早早讨论了原教旨主义的危险性,甚至特地(但不过分强调)指向美国人里的这种人。他的小说题目一般都有双关含义,这一本也不例外,他讲的这个故事是一段长长的霜期之前的前奏。

他的新书 Den orolige mannen,据说是最后一本 Kurt Wallander 小说,今年已经出版了瑞典文版本。很想知道他最新的预言---或者只是故事---讲的是什么。




忽然发现 Mankell 在2007 年出版过一本小说叫 The Chinese,讲的是中国商人在非洲日渐扩大的势力。尚未在美国出版,但是似乎在 UK 已经发行英文版。Amazon UK 上只有一个评论,还是恶评,我有理由怀疑是华裔读者留的,因为他知道中国姓名的拼写正误。不免让我怀疑他对此书的恶评的动机是觉得民族尊严受到了侮辱,特别是他的“太政治了”的抱怨,非常眼熟。在尚未看过此书之前,我也不方便替它辩护,不过这个评论者实在可疑,尤其是他在 Amazon UK 上面仅此一个评论,其他的没有。

现在,我常常发现自己对中国人的看法跟对美国人的看法已经一模一样了。象,真象,如果做一个 blinded test,只看言论不看人,绝对分不出谁是美国人谁是中国人。“批评同胞/同种族/同肤色的一个人就等于批评我,等于侮辱我,等于侮辱我全家,我(代表所有的同胞)跟你拼了”。 这种态度我很理解,但是不能加入,我很怕被他们自动划入同胞一列,敬谢不敏。我只跟非此类人认同胞,或者更准确地说,同道。

No comments:

Petyr Baelish of Sichuan: Echoes of the 3 Kingdoms

Sometimes my mind makes unexpected associations. A few days ago I was talking to a couple of friends, who are of Sichuan (or Szechuan) ance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