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is Blog

Monday, July 13, 2009

文雀

昨天去看了杜 Sir 的文雀,说实话如果不是在黑洞洞电影院里跟满场的人坐一起而是看视频或者影碟,我早就不耐烦哗哗快进到结尾拉倒了。这是一个羽绒枕头,塞满了轻飘飘的羽毛。这就是一个形式上的练习,一个棉花糖,一个随手做随手扔的小品。当然,小品也没什么不好,棉花糖也能带来一时的快感。哄得大家一笑,转脸忘得一干二净,不留痕迹,也无所谓。如果说对我个人有什么意义,就是再次印证了我对杜琪峰的一贯印象,就是很有点小聪明,但是感情和思想比较肤浅。

文雀显然追求默片的效果,情节主要靠画面和剪接叙述,人物靠背景音乐定义(写到这里忽然意识到剪辑和音乐都是洋人做的)。人物相当平板,情节也很"纯净",象养在培养碟里的细菌 culture。不过这些都可以原谅,小品嘛,在"创世者"手中严格控制的过程,没有现实的污染和干扰。但说到底,作为一个形式练习的小品,只嚼不咽的泡泡糖,即使不算无意流露出来的让人反感的藐视女性的态度,文雀仍然让人失望。为啥涅?因为几场关键的偷戏拍得不够精彩。只有开头的一场戏还算连贯(虽然剪得有点太碎),但是后来的偷戏就比较马马虎虎,没有什么新奇点子,没有让人"哇" 地眼前一亮,诊所里偷钥匙的部分也是搞笑有余悬念不足。最后一场斗法最让人失望,第一操作性很弱,第二逻辑上不可信,第三一点也不精彩,第四镜头和剪接混乱模糊,根本没描述清楚嘛,怎么让人赞叹呢?偷的真谛跟魔术是一样的,指东打西,转移注意力,我觉得杜 sir 根本没想清楚这一点,搞那么多人堵着任达华,那是抢,不是偷,太傻了。最后任他们也没有把护照偷回来,就更让人失望了。任达华都没有把护照藏得深一点,简直一点难度也没有,这有什么好看的?两边使用的技巧也没有任何让人惊叹的地方。这种小品,说白了"玩的就是心跳",揭示给观众前所未见的新鲜花样儿。没有新鲜感这片子就一钱不值了。

No comments:

Petyr Baelish of Sichuan: Echoes of the 3 Kingdoms

Sometimes my mind makes unexpected associations. A few days ago I was talking to a couple of friends, who are of Sichuan (or Szechuan) ance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