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is Blog

Friday, December 31, 2010

自知之明

过年放假,闲着也是闲着,从barb的博溜达到赋格的博,然后就看见一篇对阿城的访谈。赋格还很客气地评为“还真敢说啊”,换了我就说“还真敢胡说啊”。文章很长,我也没全看,就跳着看了点阿城对音乐、画、写作的说法。不过临到结尾的时候倒来了一段有趣的话:

阿城:都有,没有什么特别突出的,和人打交道,在这边有一点就是得小心,真的是精神上有问题的人特别多。中国又特别忌讳,“你说我是疯子。”这样的人大量混在人民群众当中,有的时候你很认真对待,就会发现,他是个精神病。

新京报:举个例子。

阿城:很多啊,我因为对这个还算有研究,我能够很快判断出一个人是不是有精神轻度分裂啊,是不是忧郁症等等。他其实不是他所要表达的要解决的, 焦虑的人特别多,这种其实我们去正视这件事就很简单,就好比在美国,很多人跟你说话之前,先告诉你,“我焦虑”,或者“医生说我现在不太正常”。这边不 是,你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就跟你直接说,那你最起码礼貌,就会很认真听,结果你发现他这儿(指脑子)有问题。

嗯,阿城还挺有自知之明的嘛。这篇谈话不需要读完就看得出他“这儿”多半是有点问题了。

(十分巧合的是,前两天晚上看电视的时候碰上重播古老的电视节目,Hitchcock 剧场中的一集,讲的就是疯子take over精神病院的情节。)

在豆瓣上的阿城小组上随便翻了翻,发现最近几年他的“作品”都是一些访谈,也就是跟自己哥儿们闲扯侃大山,然后记录下来,就可发表了。要么就是一堆给别人的书和艺术展览写的序言,我也懒得去找来看了。总之给人的感觉就是他和其他一些“文化人”、“艺术家”,眼下的真正职业就是 pundits,即所谓 "Talking Heads" 是也。太多的电视台和报刊杂志需要节目需要内容,有点破事儿发生,记者除了陈述干巴巴的事实之外,还需要找俩“专家”说几句应景话,告诉读者/观众/大众 what to think,所以职业 pundits 就应运而生。在美国的白天黑夜没完没了的新闻电视网上面信口胡柴的职业,原来早已风行中国出版/电视/文艺界。

随便翻了翻豆瓣上收录的阿城近些年的文章,似乎田壮壮的重拍版《小城之春》是阿城写的剧本,嘿嘿,两年前我抱怨这电影的时候倒还不知道这件事。另外看见一篇阿城介绍Raymond Chandler的文章,忍不住读了读,真是连 Wikipedia 里面的条目都不如,让人心里嘀咕“您倒是读没读过Chandler的小说啊?” 没有亲自读过半本原著的迹象 --- 虽然他自称侦探小说是看原文滴(其他文学作品则拒不看原文)。其实涅,这篇介绍文字给人的感觉是他连中文版 Raymond Chandler 也没看过。我十几岁的时候看过 Chandler 小说的中文版之后都能写出比这更像样的读后感。

No comments:

Petyr Baelish of Sichuan: Echoes of the 3 Kingdoms

Sometimes my mind makes unexpected associations. A few days ago I was talking to a couple of friends, who are of Sichuan (or Szechuan) ance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