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is Blog

Wednesday, December 29, 2010

Ballet




Barb 昨天提起,不明白为什么我不爱看芭蕾。真是巧极了,今晚的PBS电视节目里,谈话节目主持人Charlie Rose访问了Jennifer Homans,她最近出版了一本书: Apollo's Angels: A History of Ballet。 这个谈话节目非常 fascinating,这本书听上去也很让人感兴趣,我倒是被激发了看舞蹈,包括芭蕾,的兴趣。

我觉得吧,对于古典芭蕾一直缺乏自发的兴趣和热情,原因跟我对 classical music 和中式戏曲也缺乏自发兴趣有相通之处:规矩太多,程式太严,在我看来不够刺激,变化不够多 --- 这个倾向的另一个结果是我对 Jazz 音乐一听钟情,因为它的随意与无穷变化。但是,这并不等于我不喜欢看舞蹈。

几个月之前,看两场电影的夹缝之间,我溜进放映厅里看了半个多钟头的电影 "Mao's Last Dancer",建立在真实人物事件上,讲一个中国大陆培养出的芭蕾舞演员,在1980年代访问休斯敦芭蕾舞团的时候叛逃留在了休斯敦并且成为该团领头男舞的故事。电影剧本其实有点弱智,片名也是噱头,跟Mao没啥直接关系。但是其中的舞蹈段落拍摄得很好看,让我非常入迷,例如此男生在休斯敦第一次上场跳Don Quixote中的双人舞 (Pas de Deux),在巨大银幕上展现出来,哇~~

讲了半天,我想说的是,我计划找个机会看看现场芭蕾表演,但是我多半不会变成舞蹈迷,为了谁是最美的女明星在网上跟人掐架。

2 comments:

Barbara said...

太好了,我得想办法弄到这本书。
毛的舞者那个已经被无数人批判了,你一说舞蹈段子倒是勾起我的好奇心。

为什么一说芭蕾就想起古典?芭蕾之离经判道多了去了,冰舞那些段子十有八九都是从现代芭蕾和现代舞来的,免去冰面的局限性和时间限制,纯舞蹈更能穷尽纯人体的表达。当然冰舞的技术难度要刺激得多,但是话说冰舞的好坏差异归根到底不还是艺术的表现力和创造力么。

再说了,偶们从来不为美女互掐,偶们都是为美男……譬如American Ballet Theater的David Hallberg,Paris Opera Ballet的Mathieu Ganio等等。

Jun said...

因为我从小看见的芭蕾都是古典的,天鹅湖之类,当时就没培养出兴趣来。

花样滑冰的确是技术最重要,至少在竞技中技术的评判和分野最重要。但是同时,芭蕾中的技术体力要求也很高,只是没有当作运动来比赛而已。

电影给我的深刻印象是因为过去没有在影院大银幕上看舞蹈表演,屏幕大小差别太大了。花样滑冰也是一样:看现场与看电视/电脑屏幕的直接刺激感差别太大了。

说起为美女互掐,我想到的是另外一些人... :D

Petyr Baelish of Sichuan: Echoes of the 3 Kingdoms

Sometimes my mind makes unexpected associations. A few days ago I was talking to a couple of friends, who are of Sichuan (or Szechuan) ance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