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is Blog

Friday, September 18, 2009

移植的老头

想起三月去夏威夷开会时遇见的一个老头,记载一下。

去火奴鲁鲁开会一共只有四天,被困在会议中三天半,最后半天买一张旅游票,下午坐小巴环游半个岛。我没事干,一个人提早坐上小巴。司机兼导游是个乐呵呵的肥老头儿,南方口音,我探头探脑地问,“您不是本地人吧?”

不,他说,俺是正宗德州乡下出身。

“那您怎么流落到夏威夷了呢?”

不急不急,他说,等人都来齐了我给你慢慢叙述我的生平。

想当年,三十年前,老头还是个小伙儿,参军入了海军,第一次派到海外基地就是夏威夷。我这辈子长那么大还没见过海呢,一激动就跳海里了,然后一不小心就被浪头打翻,差点儿淹死了。迷迷糊糊地被救生员拖上沙滩,刚醒来就看一个年轻美丽的土著女救生员给我做口对口人工呼吸呢!恨不得继续晕过去让她多做一会儿。

后来涅?车上的游人集体问。

后来,就是历史啦。

老头,不,大兵哥很快辞职不当兵了,在当地留下来给美丽女救生员结了婚,在附近好几个岛上过着悠闲原始的日子。比如他们住过的一个岛,没开发,都是当地土著,仍然保持了很多原始习俗。他们自己盖草屋,捉鱼吃,跟外界相当隔绝。部落里有个巫医,特别神奇。洋小伙儿吃坏了肚子,拉得七荤八素,跟其他岛又很少船只来往,即使想去看正经医生也来不及,巫医拿点儿当地的草药之类,煮一煮,念念咒语,喝下去立刻痊愈。哇,老头回想起来仍然惊叹不已。

后来生了儿女(记不清了,好像是三四个),为了让他们上正式学校,就搬回火奴鲁鲁城里。当地有个很高级的私校,夏威夷的皇族都送自家孩子去念,并且对本地土著孩子开放,但是人多名额少,要抽签。老头一家运气好,抽到签,儿女得以免费上最好的私校。他说也是因为太太是夏威夷土著,否则没有抽签资格。他还说,夏威夷皇族很聪明的,各岛上的宝地都属于他们,绝不卖给大陆来的开发商,而是租,高价租给你几十年,造房子造商店都由得你,但是过几十年之后,你的子孙还得回来从我的子孙手里继续租地。所以他们有钱办很不错的私校,在其他福利方面也颇照顾本地土著人民。

这几年儿女都离家上大学去了,老头本来已经退休了几年,但在家闲不住,又跑出来当导游。我问他想回大陆么?他说回去看过几次,但是没兴趣留下来,已经在天堂安家了,不做他想。

No comments:

Timon of Athens

During the intermission of Timon of Athens at Folger, I eavesdropped on a discussion among the 3 persons (who looked like a mother with t...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