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is Blog

Friday, September 11, 2009

闲话

这两天公司开会,今天下午去参加 addiction psychiatrists 分组的会议,开了一半来了白宫 ONDCP 的 Senior Policy Adviser Keith Humphreys 。看上去也就四十出头,稍稍有点养眼,是斯坦福心理学教授,跟 addiction psychiatry 关系一向很密切。最近传出来的非正式但不秘密的消息是,war on drugs is over。不再以抓人关人为主要的(唯一的?)毒品药物政策,而是开始推广治疗与预防的政策大方向。 ONDCP 一直是个相当政治的机构,因为是白宫任命的,基本上完全是领导叫干啥就干啥。今年任命的头头是从公检法出身的,但是很支持治疗和防止滥用药物和毒品(包括酒精)的政策,而非“监狱派”;副头 Tom McLellan,是治疗专科 addiction 心理学 出身的。据说副总统对药物上瘾的预防和治疗的政策管理很感兴趣,也是新政策背后撑腰的势力之一。

War on Drugs 从 Nixon 开始嚷嚷,闹了这么多年,ONDCP 是老布什在职的时候建立的机构,毒品政策在美国,自从保守势力七十年代上台以后,变成一个被极度扭曲和政治化的东西,掌权的不听医学界的,秀才遇到兵。这个话题很复杂,Rolling Stone 前两年出版一篇很长的报道,算是最全面最可靠的一路概述。

"How America Lost the War on Drugs: After Thirty-Five Years and $500 Billion, Drugs Are as Cheap and Plentiful as Ever: An Anatomy of a Failure. "

美 国是世界上滥用药物和上瘾病最高发的国家(之一?),但是因为宗教保守势力在政治和社会上的强大势力,政策一直偏向抓人关人,严刑峻法,criminalize a medical problem,乱七八糟,人力物力浪费惊人。美国是世界上监狱人口最多的国家,被关起来的人比中国还多,一半以上都是因为 drug-related charges。实际上 addiction 即使靠治疗成功率也颇低,而监狱那是根本一点用处也没有反而更糟,这些吸毒上瘾的人,如果只关不治,只有一辈子进进出出监狱一条路,监狱人口也急剧膨胀。 滥用药物和上瘾病的刑事犯罪化的政策,除了迎合宗教保守势力控制大众行为和思想的欲望,而且在过去二三十年起到一系列政治和经济作用,成为阶级和种族斗争 中的一个工具。毒品有关的法律在八九十年代达到歇斯底里的程度,既无公平可言,而且丝毫没有降低社会上毒品泛滥的状况和受害的人数。整个 system 里政府灌了大量的钱进去,有大量的腐败现象,但政策全是错的,有害无益,留下一大堆烂摊子和无数被毁掉的人生家庭。

医学界一直在跟政治和执法界斗,医学疾病医学处理。但是 addiction medicine 是最被 marginalized, stigmatized ,势力最弱的专业之一,比普通的精神病科受到的歧视和误解还多,加上他们的病人是社会上最底层的群体之一,在医学界内部受到认可和接受和支持,但在医学界之外仍然毫无声音。现在外面的风向终于转了,终于有讲科学讲证据讲道理讲实话的人上去管事儿了,终于管这事的专家被委任去管这事,而不是任命黄鼠狼去看管鸡窝,而不是派到政府部门管事儿的人其实就是专来搞破坏的。

我最烦别人说,你支持现在的政策是因为谁谁的个人魅力,或者你支持现在的政策是因为你是左派自由派 知识分子,所以盲目支持左派的一切政策。That's insulting。我没脑子么?不会自己看事实分析证据下结论么?不是要强迫别人同意我的判断和观点。同样的事实和证据,不同的人看了可能得到截然相反的结论,很正常。但是完全不看事实,不理证据, 只靠信仰和主义撑着,或者鹦鹉学舌地重复某些人传播出来的谎言,连东南西北都不知怎么认就嚷嚷“太阳就是从西边出来”,没啥可说的。昨天还看见一句让我心有戚戚的话:“口气斩钉截铁声音响,不等于你说的就是实话。” 一件事归一件事,吸毒上瘾者关监狱不仅浪费钱而且毫无用处,解决不了 drug problem,这是事实,不用站左站右就光天化日地摆在那里。强调治疗和预防措施,不等于鼓吹将毒品合法化,更不是说吸毒没事儿。

别的机构我一点不知道,肯定乱七八糟的机关多得很,例如今天开会大家一起声讨某政府机构恐吓医生的手法。但仅仅是我有直接了解和接触的 FDA 和这个 ONDCP 的例子,绝对比过去改善太多了,新晋管理层是非常靠谱非常讲理而且非常内行的人,而且真心办事儿,办好事儿,而不是象上一批人那样,进来就给自己的部门拆台帮倒忙,恨不得把政府机构都搞垮搞臭而后快,再趁火打劫替自己和好朋友捞一把,或者啥都不干专门替老板瞎吹牛(例如去年这时候我报道过的一个 ONDCP 新闻发布会,简直睁眼说瞎话),至少方向变了。

我是一个悲观的人,我不认为讲理和靠谱的人真的能长期掌权,估计现在这个状况也长不了。

No comments:

Timon of Athens

During the intermission of Timon of Athens at Folger, I eavesdropped on a discussion among the 3 persons (who looked like a mother with t...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