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is Blog

Saturday, August 8, 2009

The Unit

NPR 的 Jess Crispin 如此评论 The Unit:

Echoing work by Marge Piercy and Margaret Atwood, The Unit is as thought-provoking as it is compulsively readable.

Readable? Are you joking? 说实话很多次我想把这本书扔掉。看到一半的时候实在受不了了,后半本在不分前后左右的一片混乱中翻完。这是我见过的最 creepy 和 disturbing 的小说之一。

故事很简单,甚至有点苍白,讲一个五十岁中年女人 Dorrit Weger 按照法律被送到一个巨大的监狱里。虽然里面有吃有喝,有健身房和室内花园,有人给你铺床洗衣,你也不必干活糊口,可以跟人交朋友甚至恋爱,但这是一个地道的监狱。在不远的未来,法律规定,所有对社会没有贡献的人,包括女人过50岁男人过60岁而没有孩子,对GDP没有直接贡献,创造不了社会财富的人(例如作家艺术家音乐家),都被定性为 "dispensable",送到 The Unit 里面去当“志愿者”,献身做药物和其他医学试验,贡献人体器官,从角膜肝脏肾脏之类不致命的器官开始直到 "the final donations"。

被关起来的这些人都很逆来顺受,勉强接受“造福人类”的官方说法,一边无力地哭泣和绝望地发发牢骚,一边建立一种弱者互相取暖的友谊,有些人觉得在外面的生活比里面更糟更寒冷更一无所有,在里面没两年可活至少不用忧愁衣食。反正这些都是“社会不成功人士”,无法给社会提供商业价值或者生殖价值,弃之可惜,不如用之。

我很想付之一笑,很想说,太假了,太不可信了,有这么没用的人么?人类自保的天性在哪里?哪有人会这么束手就擒,让政府和别人用发展社会生产力的借口把自己当块肉给瓜分了?是是是,我知道这是寓言不是写实,但是寓言里的人也忒被动,忒难让读者代入了。

可是让我又想吐又想砍人的原因在于,现实中世界上每天有拼命挣扎自保的人,也有躺倒任人宰割的人,有的是开门揖盗,心甘情愿地说“请来抢劫我吧”, “请把我的儿女送入绞肉机吧”,“请把我当垃圾扔掉吧”的人,只不过大多数人是蠢,无知,短视,被洗脑,被愚弄,另一些少数人则是人微言轻,被强盗带领的愚蠢民众席卷在荒谬的洪流中没法脱身。故事里最让我特别恶心的地方是,作为免不了接触道家理论的中国人,遁世清流总是一个 option,总有一个道观或寺庙可投。而 Ninni Holmqvist 的故事恰恰抓的就是你们这些遁世的书生,最 dispensable,最适合用来做器官工厂,毫无用处,又不会反抗。我倒希望她编的都是假的,绝不可能,跟现实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是没这么容易,实际上根本不是写未来和预言,而是对现实的折射。

作者住在瑞典 Skane,跟 Henning Mankell 设定的 Wallander 大概是邻居吧?她的某些观点,特别是对现代社会的看法,跟 Mankell 非常相近。

2 comments:

CAVA said...

Skane是地区名,Ystad就在Skane。

Jun said...

不知道 Holmqvist 是不是住在 Ystad,没有提到过。

Petyr Baelish of Sichuan: Echoes of the 3 Kingdoms

Sometimes my mind makes unexpected associations. A few days ago I was talking to a couple of friends, who are of Sichuan (or Szechuan) ance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