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is Blog

Saturday, August 22, 2009

Cold Souls



It is lovely and haunting and genuinely funny.

很多人把 Sophie Barthes 的这部影片跟 Charlie Kaufman 相比,都是 "What if?" 类型的在现实里异想天开的故事。Kaufman 的片子我只看过两部 Being John Malkovich 和 Adaptation,都觉得有点虎头蛇尾的印象,设定太鬼马了,反而伤害了整个故事情节的发展,两部片子都是还没到第三幕我已经不记得他在讲什么了,只 记得第一幕的神奇设定。所以对于 “冷灵魂” 我也没抱太大的希望,但是看完以后却觉得超值,第三幕之后并不失望。

情节设定被每个影评都 揭露了,很简单,就是抽取和储存灵魂的服务啦。Paul Giamatti 演契诃夫的 Uncle Vanya 演得走火入魔了,心情沉重得吃不消了,跑去抽灵魂。 Giamatti 和医生 (David Stathairn) 之间有两段笑抽掉的对手戏。

抽灵魂的技术听上去很玄,但是 Sophie Barthes 把一切都搞得颇为简单直接和低技术。

然 后,事情没有象 Giamatti 希望的那样发展 --- 事情总不会象人物期望的那样发展。没有了灵魂的他,虽然心情象只高飞的风筝,(讽刺加暗示“灵魂被狗吃了”的弦外之音)却演不好戏了!还小小地来了一段演 得奇臭的 Uncle Vanya,爆笑。其实这是一个很值得停留想一想的理论,没有灵魂的轻松愉快,跟高明的演技(还有讲故事 --- 我加一句)是 contraindicated,不能同时在一个人身上出现。不过, Barthes 没有停留,继续下一步情节,他的灵魂被走私到俄国去了,因为走私灵魂的大老板的美女太太是个演员,吵着要一个美国大明星的灵魂。Giamatti 暂时用上了一个俄国女人的灵魂,急急忙忙地想把自己的灵魂追回来。

因为这是一部喜剧,又是小成本,没有大老板撑腰吹捧,Paul Giamatti 的表演估计也不会得到大批人的推崇和宣传,但实际上细细观察,他演得可真好。很多场戏里根本没有一句台词解释,全靠肢体和表情,立刻把人物当时的心情和思 想传递得清清楚楚。他可不是 Brad Pitt,土豆口袋一样身体被拖来拖去,搬来搬去,经常瘫倒在床上,椅子上,让我这个肚腩控看得口水直流,恨不得上去捏一把、揉两下。

据 说,Barthes 的灵感来源不是 Kaufman (我完全同意,在灵魂上两个人完全不同),而是果戈里(死灵魂)和 Woody Allen (Barthes 做过一个梦,梦见 Woody Allen 发现自己的灵魂是一粒豆之后暴跳如雷),当然还有 Chekhov。

影片 的后半段十分低调但并不敷衍,有点梦幻色彩。灵魂是什么样儿,相信每个人都有不同的 vision,而编导的 vision ,颇有诗意但并不煽情,倒也合适。结尾静静地落幕时,一开始我的第一反应是,哎?还是有点 Kaufman 的虎头蛇尾,没有高潮嘛。但是一分钟以后立刻明白自己错了,不,这是故意的仿 Chekhov 式的结尾。高潮的有,只不过故意被低调处理,然后用清淡回味的手法画上最后一笔,非常隽永。

影片有很强的半俄国味儿,放在一个很现代美国的环境里,效果是种奇妙的陌生和倾斜感。后来一查,哦,原来 Barthes 是法国人。难怪感觉不美国呢,但也并不法国。

No comments:

Timon of Athens

During the intermission of Timon of Athens at Folger, I eavesdropped on a discussion among the 3 persons (who looked like a mother with t...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