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is Blog

Sunday, August 23, 2009

Tinker, Tailor, Soldier, Spy

在本地图书馆看见这套DVD,十分整齐,没人识货没人借,我就借回来周末看完。虽然风格非常近似,但我觉得比 Smiley's People 好看不少,主要是剧本情节的线索和层次递进更有条理,更抓人;SP 的中心情节一直拖到最后才讲出来,前面一多半都让人摸不着头脑。不知道是否因为 TTSS 的剧本完全是另一个人写的,而 SP 的剧本是 LeCarre 与另一个作者(babysitter? 清道夫?)合写的缘故。

老一辈英国演员真是 ... 唉,充满自信。镜头停留在脸上半天,没有半点急吼吼地要表现什么,细腻得要死,抬抬眼皮,掸下烟灰,牵牵嘴角。不过倒很喜欢演被排挤出门的 Head of Research Connie 的老太太,风湿关节炎的细节完全真实。

TTSS 据说是建立在 Kim Philby 的真实事件之上编的。一刀一刀地扎在情报部门盘根错节的官僚内幕上,简直就是 TMD 控诉文学。最搞笑的是,这些蠢事全是真的,谁也编不出这么荒谬的故事来。看得出 LeCarre (以及他的理想化身 Smiley)还是心怀一定的理想主义,不能真的用冷漠隔离和玩世不恭的态度来看待爱国主义和 "the cause" 这些东西。但是作为毛姆和 Greene 的读者,以及非大英帝国的子民,我这个旁观者难免得到黄粱一梦的结论。冷战时期真有大量的 double agents,你喂我一点情报,我喂你一点情报,彼此交换,彼此卧底,彼此策反。英国的MI6有很长一段几乎就是被苏联驾驭,经常弄点小来来的成就,哄得 White Hall 心花怒放。如故事中的间接傀儡 Percy Alleline,升官发财,政绩昭彰,哄得大家皆大欢喜。莫斯科那边 Karla 也从同一棵树上摘果子,一样步步高升。两边的间谍机构看似死敌,倒更像一个双头一体的怪物,互相依赖寄生,从各自政府手里不停讹到更多的资金和人手和权力,用来继续维持自己生存的意义。这跟那个“我们在哈瓦那的人”有啥区别? It's an existential joke. 人类社会的生产力提高了,不需要人人都种田耕地养活自己,多出那么多闲人来干啥?瞎折腾,给自己制造生存和发达的借口。

唯一让我觉得腻味的是每个人物时时刻刻都要拿 Anne Smiley 出来说事,当场给 George Smiley 没脸。次数太多,没完没了,到后来我都听烦了。这说明啥?英国人有礼貌和内敛的说法是子虚乌有的谣言?抑或作者自有关于不忠女人的 obsession?金庸就对“不忠的女人”很有 obsession,动不动就写出来泄愤。换作毛姆,拿来调侃下搞不定男女关系的英国男人,才好玩呢。

2 comments:

CAVA said...

我也很奇怪为什么大家异口同声地问候Ann。Le Carre和他第一任太太离婚是实,但从纪录片里看不出来对方有出轨的迹象。而且这套书出来时,他们俩貌似还结着圆满的婚。或许是暗写他离家出走的母亲?

演Connie的老太太原是个喜剧演员。据说Alec Guinness一开始很不愿意跟她对戏,说怕她演得太过火。又或许是怕她抢戏。

Kim Philby的照片你有没看过?风度翩翩。

Jun said...

呵呵,有道理,两个猜测都有道理,包括“怕她抢戏”,但是我对这个人物忒有感情,因为,也许,我们是同一类人 --- 我的记性没那么好,但是擅长收集杂七杂八的东西,并且在其中发现规律。

Ian Richardson 演的就是那种典型的英国式 spoiled aristocratic brat 。

Petyr Baelish of Sichuan: Echoes of the 3 Kingdoms

Sometimes my mind makes unexpected associations. A few days ago I was talking to a couple of friends, who are of Sichuan (or Szechuan) ance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