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is Blog

Sunday, February 19, 2012

Baldacci-esque

上周五晚饭某同学想去吃23街上的埃塞俄比亚馆子。23街很有趣,夹在老旧不起眼的住宅区和高楼林立的大旅馆和办公楼之间,街两边一溜各色餐馆,以及一些零星破旧的洗衣店加油站什么的。因为靠近里根机场,这附近最多的就是出租车,一家巴基斯坦馆子生意最红火,每天24小时不关门,总有印巴裔出租司机进进出出来来往往。

晚饭周末时街上停满了车辆,某同学总爱把车停到街对面的太阳信托银行的停车场,虽然停车场上插满了牌子“仅供银行顾客停车,违者被拖自负”,但他的车一次也没被拖过。

饭后出门已经快九点了,餐馆街区还挺热闹,走到银行停车场就有点黑古隆冬的。一边溜达到车边坐进去,一边注意到角落里两个男人站在一辆黑车旁边嘀嘀咕咕窃窃私语。一般情况下从外表猜人的民族背景我可以猜得很准,但是这两人加上这个环境让我毫无头绪,二者之一或许是中东或许是北非,另一个可能是白人也可能是中东也可能是犹太。看上去两人都不象出租司机,气质举止都不象,而且穿得正经:一个人是西装领带,另一个是皮夹克。他们仿佛在等第三个人,略微心不在焉,眼神游移不定。

某同学发动机器开走的时候,我说,你看见那两人没?我在想他们是不是间谍什么的。

首都城外,河对面的北维州是个满有趣的地区,我常常觉得比城里更加适合搞秘密活动什么的。很多联邦机构的办公楼早已搬出城里挂着牌子的大楼,进驻离五角楼不远的一些面目模糊从不挂牌的办公楼里,就在离23街不远的“水晶城”附近,那里除了办公楼之外还有四通八达的地下通道。

(郁闷地说,描写人物场景之类的我的中文完全不行啊啊啊!)

No comments:

Petyr Baelish of Sichuan: Echoes of the 3 Kingdoms

Sometimes my mind makes unexpected associations. A few days ago I was talking to a couple of friends, who are of Sichuan (or Szechuan) ance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