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is Blog

Saturday, April 2, 2011

Another Country

这片儿其实N年前就有朋友对我大力推荐,前阵子 barb 也说起,正好 Netflix 上有直接 streaming,我就立刻看了。

从某种角度来总结一下,这片儿就是讲公学里小男生搞政治的事儿。这是一个挺有效的角度,其实。最近在工作里常常感慨诸多搞政治的狗皮倒灶来来往往,跟中学里小屁孩儿们的那点恩怨纠缠本质一个样,没有根本差别,越是高高在上的领导越幼稚退化。

剧中没直接说是哪所学校,不过显然是影射Eton,上流社会的孩子从此直升Oxbridge,然后毕业为大英帝国的精英们,从政经到文化。这就是造就统治阶级的系统。中学里就是高班几个人弄权,欺压低级学生,有那么一两个特别起劲的militant军国主义者搅得大家鸡犬不宁,其他的统治阶层里都是脓包软蛋。别看学校里折腾的都是一些看来十分愚蠢的小屁事儿(例如Guy Burgess/Rupert Everett念念不忘要当上 "God",高班生的作威作福就是叫低班生给他们擦皮鞋,Colin Firth之马克思主义者担心的是自己的名声),其实成年人的世界与之没有本质差别,一样充满了无聊愚蠢的内斗和内耗。

这就是帝国的精英,训练他们的就是这种等级森严愚蠢僵化的系统,把青少年一早洗脑成循规蹈矩服从高班生维护既定秩序的顺民和顺官,难怪帝国社会本身也是等级森严愚蠢僵化。性情自由思想独立的少年,别以为离开了压抑的中学环境就可以放开心情自然生长,整个帝国都是一个巨大的伊顿公学。

难怪 Graham Greene,DH Lawrence 痛恨鄙视学校,简直太正常了。

6 comments:

CAVA said...

DH Lawrence人品一般,写的东西我也不要看,所以他的宣传听不大进去,怀疑他痛恨学校搞不好是酸葡萄 :-)

Jun said...

即使排除DHL的观点,批判英国学校文化的人也不止这两个,Lord of the Flies的作者Golding也是教师家庭里出来的,我记得在哪里看到这本小说就是建立在观察学校男童行为上的。

CAVA said...

读过的有限文选作品里,正面描述私校制度的少而又少。这也难怪,私校的军事化,等级制度,政治化本来与文学艺术创作者们格格不入。即使单从女性角度说,把七、八岁的小孩子硬从父母身边分开送去寄宿,实在很冷酷奇怪。

讽刺的是,二十一世纪的现在是五十年以来私校毕业生最当令的时期,看看英国内阁里这些一模一样的脸谱都觉得好笑。

Jun said...

唉,想想也很正常,学校是社会的缩影,并非世外桃源。

CAVA said...

正看一本爱丁堡文学地图的书,RLS外祖父母、父母的故居和学校都列出来了。原来RLS也不喜欢学校,他的情况有点特殊,从小健康状况不佳,学校教育断断续续。后来旅行那么多地方,也蛮神奇的。

Jun said...

Hehe, don't get me started on the Victorian philosophy of children. 很搞的,维多利亚上层社会的主流观念是,儿童是小型的大人 --- 不是比喻哦,而是真的这么坚信。最好的育儿方法是把母亲与婴儿分开,一天见一面,也不许喂奶,要劳动阶层的奶妈来养。狄更斯的 David Copperfield 里有详细描述,David 的娘改嫁,后爹非常看不惯太太对儿子又抱又哄的,因为高级家庭不可以搞这么低级的育儿法。

Timon of Athens

During the intermission of Timon of Athens at Folger, I eavesdropped on a discussion among the 3 persons (who looked like a mother with t...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