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is Blog

Friday, May 15, 2009

The Sultan's Seal (half way)

《苏丹的印鉴》 听到差不多一半,显然不是复杂布局类型的侦探小说,而是借侦探小说的构架,自己过过穿越瘾。小说设定在1886年伊斯坦布尔,奥托曼帝国背景。倒有一点象同时代的中国,曾经的帝国风光已经半塌,西方的科学和现代思想渗入本地的知识分子和开明人士中间。小说主角 Kamil Pasha 是一个地方小官僚,曾留学英国,处于传统和现代/外来文化的中间地带。

作者 Jenny White 是专门研究土耳其文化的教授,德国出生,小时候跟家人移民美国,但是钟爱土耳其,字里行间透露着生不逢时的向往。这种现象也是常有的,例如毛姆写过多次的轶事,第一次到陌生国家就觉得自己属于当地,我有个朋友说第一到中国就觉得贼熟悉,到家了。White 对土耳其的感情显然也是这样,笔下充满了另一个时间另一个空间的细节,色香味俱全,从环境到风俗,从服装到街景,都活灵活现,把人带入一个已经消失了的世界。

曾经有过那么几段时间(上中学时又过一段,05-06年是最近的一段),我对欧亚交界地区特别感兴趣。大概七八年前,Smithsonian Institutes 的民俗节曾经以丝路为主题,从土耳其到中国,印象深刻,让我念念不忘。住在宾州的时候,遇到一个想业余写小说的男生,告诉我他的巨作构思,中世纪 crusade 的时候,耶路撒冷被欧洲人攻破,几个住在当地的犹太人兄弟逃难的历险云云。我忽然想起从来没问他自己是不是犹太人。

总而言之,落后而没有历史的中东地区我是没啥兴趣,但是有历史有过发达商业的地方,例如土耳其和摩洛哥,一直诱发我的强烈的兴趣,想入非非。说白了就是纯粹的猎奇好奇心,没有什么深刻的高尚的意图。我就是好奇那些浓烈的异香,鲜艳繁复的图案,厚腻的佳肴甜点,神秘的黑眼睛,强烈的感官刺激,让人陷进去陷进去,被腐朽感包围。另外,我对地理和历史的交集之处很感兴趣,例如衔接欧亚的伊斯坦布尔和巴格达,更早些衔接古埃及和古希腊的亚历山大之类。可惜呀,哪有时间去玩这个。如果有富亲戚送给我 trust fund,世界上有多少好玩的东西在等着我,而不是把人生浪费在赚钱付帐单上面。

2 comments:

CAVA said...

听侦探小说会不会欲罢不能,半夜一直听到凌晨?

去了一次Istanbul后念念不忘,每次见到那边来的同事就大加赞美,人家一定觉得我奇怪,嘻嘻。

有个威尼斯人叫Francesco da Mosto,给BBC拍过不少关于意大利的专题,去年有个节目是从威尼斯航海到Istanbul,蛮好看的。

Jun said...

嫉妒一下。

Petyr Baelish of Sichuan: Echoes of the 3 Kingdoms

Sometimes my mind makes unexpected associations. A few days ago I was talking to a couple of friends, who are of Sichuan (or Szechuan) ance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