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is Blog

Sunday, May 31, 2009

Crazy Life

昨天 barb 跟我说,你可真忙。我挠挠头,心想,其实您也挺忙的,不是芭蕾就是昆曲的。CAVA 君也挺忙的,又是牛津又是普罗旺斯的。大家都很忙啊。

这两天正好是 09-10 赛季的花样滑冰比赛分配表公布,让我很抓狂。最近快要出门度假了,但是工作上还有很多活要赶,很有边度假边工作的危险,还有其他死线已经铁定要错过了。我不禁坐在地上气苦地想,怎么就到了这个地步呢?我曾经有过十分空闲的生活啊。

想起人性的枷锁里面毛姆描述他自己年轻时候上医学院时的不耐心情,恨不得立刻就涌身跳进人生,即使做游方郎中也要走遍世界,用人生的盛宴填满自己的大肚皮。这个问题的陷阱是,刚毕业时眼界还窄,觉得有时间有精力钻研自己有兴趣的话题,行完想走的路,看遍想看的书。十年以后发现那是个幻觉,路也走不完,书也看不完,走得越远越发现世界的无穷无尽。只好吞下馋涎,但又心有不甘。

必须要控制自己的贪婪,一口一口地吃,一步一步地走。否则就要瘫痪了。

1 comment:

CAVA said...

昨晚还发牢骚说,明天不用上班就好了,我要have fun,不,我要do nothing。

好玩的地方太多,好看的书不断在出版,但不要把它们变成压力才好。

Barb的确很忙哦。

Petyr Baelish of Sichuan: Echoes of the 3 Kingdoms

Sometimes my mind makes unexpected associations. A few days ago I was talking to a couple of friends, who are of Sichuan (or Szechuan) ance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