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is Blog

Saturday, May 9, 2009

Ramin Bahrani

1975 年生,伊朗裔,美国出生。深受影评界青睐,虽然迄今只拍了三部影片(Man Push Cart, Chop Shop),但已多次获奖。作品以现实主义风格著称,题材集中于城市下层社会和劳动人民生活,充满人道主义的关怀,有点煽情但不是廉价的假温情或exploitation。















Goodbye Solo 的剧情颇简单(这种观察类的现实主义作品似乎都是简单的剧情)。Solo 是一个塞内加尔移民,在北卡州的 Winston-Salem 开出租车,他太太是墨西哥裔,有个女儿 Alex,是个早慧的十岁左右的女孩子。某日一个白人老头子忽然出大钱雇他在一周之后,十月二十日那天一早载他去山里,一个叫 Bowling Rock 的地方,单程的。Bowling Rock 是一个巨高的山谷,因为地势而形成奇怪的向上吹的风向。据说,仍进山谷的东西都会被吹到天上。Solo 是一个乐观善良的人,想尽办法要说服沉默古怪的老头不要自杀。时间一天天地过去,他们的友谊一天天地加深。这并不是一个特别奇突或者出人意料的故事,甚至有点儿似曾相识,独特的地方是编导和演员共同创造的这个近似生活小圈子,把观众的心揪得紧紧的几个至平凡的人物。

记录一点昨晚的 Q&A。

被问到拍此片的灵感,Bahrani 说主要来自意大利导演 Rossillini 在二战后拍的 The Flowers of St. Francis. 写剧本和拍片时正是06-07年,伊拉克战争水深火热的时候,(他没有解释自己的立场,很多伊朗人对伊拉克的问题怀有复杂的感情。)他觉得世道黑暗,需要一个象 St. Francis 这样的理想。

有人问他影片里各个人物的种族和民族背景如此混合,是否故意的设计。他说,也是也不是。实际上里面的人物都是建立在生活原型之上,这些原型都是他平时生活里遇到的普通人。例如影片中心的 Solo 是塞内加尔人,出租车司机,话特多,性格爽朗坚韧,是照着 Bahrani 的兄弟认识的一个塞内加尔人写的,非常友善开朗,也是开出租车。白人老头 William,原型是他在北卡住的时候,路过老人院,经常看见的一个路边老头,很寂寞。墨西哥人么,他没有特意说,但是提到一个很要好的好朋友,是波多黎各人,因为得癌症,在影片公映前去世了,拍摄这部影片时给他很多支持和鼓励,所以把此片dedicate给她。

最后有人问了两个情节问题,因为在影片中交代得很ambiguous,没说为什么人物要这样做或者那样做。他笑嘻嘻地回答说,我不能告诉你,告诉了你,你就把影片留在影院不再去想它了;没有答案,它就跟着你出门。

我问的问题是,影片大部分的外景都是 Winston-Salem 市区和郊外,看上去非常 desolate,破落的工厂和街区,老旧的 motel,结尾却放在那么美丽的外景(秋天的山里,雾中一团一团的红叶),是故意的吗?他说,实际上人物也好,景色也好,都不是我编造出来,而是它们找上了我。Bowling Rock 是真有这个地方,小时候我和姐姐经常去玩。拍市区的外景,我们特意拍没有绿树的画面,给人留下沧桑和衰败的印象。在这种地方,坐出租车的人不是有钱人而是买不起供不起汽车的穷人。这些都是我熟悉的地方。

后来回家一查,发现自己出乖露丑了,原来 Bahrani 是在 Winston-Salem 出生的,他是当地人。难怪。

2 comments:

li said...

好温柔的故事啊,有机会找来看看。我很喜欢这个走到美丽的大自然中,烦恼忽然就不见了的意象。

Jun said...

这也是一个哭但是感到 uplifting 的影片哪。

Petyr Baelish of Sichuan: Echoes of the 3 Kingdoms

Sometimes my mind makes unexpected associations. A few days ago I was talking to a couple of friends, who are of Sichuan (or Szechuan) ance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