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is Blog

Saturday, May 23, 2009

In Treatment (续1)

上星期开会的时候上了一堂课,教育普通精神科医生怎样用 CBT 的技巧帮助治疗严重病人,特别是 schizophrenia 和 psychosis 。一方面深受教育,一方面让我发现 In Treatment 里面有很多地方不太对劲,太过戏剧化,分析者与被分析者太过尖锐对立了。我也不知道电视剧里表现的是否真实,或者纽约流派的精神分析师就喜欢尖锐地跟顾客针锋相对。反正跟我学到的 CBT 有很大差别,讲课的三个医生---两个英国的一个美国的---都很强调引导患者达到自己的结论(当然是跟医生引导的方向一致的,例如质问自己原来强烈相信的幻觉或者自责的信念,例如“我是坏人,所以魔鬼在我身上下恶咒”),而不是由医生把正确观念灌输给患者。 In Treatment 里面有很多 therapist 直接指出你的问题是ABC,但是对方根本还没有做好准备反思自己的一些固有信念和习惯,造成双方次次发生直接冲突。这个有点太那个啥了,CBT 已经算是相当直接进行 intervention 的流派了,都还没有这么冲突。这个电视剧里表现的应该是 psychoanalysis,比 CBT 更加被动,analyst 很少直接质问和反对患者/顾客的思想和信念,但是鼓励患者/顾客在叙述和分析自己的思路过程中发现其中不利于自己的倾向,质问自己的信念,寻找这些 maladaptive 的信念和行为的根源,然后自己摸索适合自己的解决方法和建立新概念和人生观。 Analyst 引导患者/顾客,教给他们分析自己的工具,但是不会越俎代庖,替他们分析,这是没用的。Psychotherapist 的任务是教病人/顾客自己结网打渔,而不是替他们织网,替他们打渔做饭。当然效果因人而异,不是每个人都有学会结网的能力,有些人的 insight,自省的能力和洞察力和分析归纳能力,天然就比较弱,那么就需要很长的时间和更多的coaching才能达到一定的自我认识和领悟。但是不管领悟力强还是弱,别人硬塞进来的人生道理和灵丹妙药总是不行的。

No comments:

Petyr Baelish of Sichuan: Echoes of the 3 Kingdoms

Sometimes my mind makes unexpected associations. A few days ago I was talking to a couple of friends, who are of Sichuan (or Szechuan) ance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