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is Blog

Sunday, July 31, 2011

证人 Beast Stalker



Amores Perros!!!

好吧,林超贤把这部片子的灵感来源藏到最后才被我发现,算他有种。这总算比岸西/陈木胜的作品 《三岔口》 从一半左右就被我识破是抄袭荷兰名片 "The Vanishing" 强多了。

最近也不知是怎么了。前不久看的 《十月围城》 里烂俗套路塞满了不说,最后还来一段 战舰 Potemkin 里面无比有名、已被借用一百遍的奥德萨阶梯,让我几乎要当场放声大笑出来。

除了靠撞车来汇集人物故事线之外,还好,林同学就不欠 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
什么了。我喜欢影片里手提着个摄像机在拥挤的香港街头抓拍动作场面的段落。只凭印象,我觉得很多段落必定是抓拍的,极有现实感,不可能是有组织地郑重其事地拍出来的。其实抓拍真实街景根本是论证了影片中暗示的一个想法 (虽然剧本后来编不下去就胡乱收尾了): 在香港这么拥挤纷乱的地方,即使你可以将搜索范围缩小到几条街区,仍然找不到你想找的人。

这些真实的香港街景、社区脉搏镜头,我对之很没有抵抗力。十多二十年前,我们从林岭东到王家卫的爱恋眼光中认识了香港的面目,在大陆各路势力冲击之下的今天又看见如此本土的画面,不可能不爱。

既然他自己采用了 Beast Stalker 这个英文名,就不能怪我忆旧,伤感他和陈嘉上拍摄的 《野兽刑警》 代表香港电影动作片的黄金时代一去不返。当然当然,在港片苟延残喘的环境下还能拍出颇有几处亮点的 《证人》 我已经很感谢他了,但是,差别还是很明显的,动作戏拍得好---除了结尾胡乱拼凑的最后一场之外---而少数几场文戏给旧片提鞋都不配,人物、对话、细节都欠奉。我好想念黄秋生吊儿郎当的笑容,而当年风头那么劲的谭耀文到哪里去了呢?还有迷住我的丑男李灿森。张家辉这个喜剧演员现在怎么变成反派专业户了呢?影片里有几张他的角色曾经是拳击手的照片,瘦了吧唧的让我扑哧一声笑出来。

这就是我老了的证据吧?动不动就唉声叹气一代不如一代。

No comments:

Petyr Baelish of Sichuan: Echoes of the 3 Kingdoms

Sometimes my mind makes unexpected associations. A few days ago I was talking to a couple of friends, who are of Sichuan (or Szechuan) ance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