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is Blog

Sunday, July 31, 2011

Another Man's Moccasin



最近感觉需要所谓“治愈系”的读物,于是又回去把 Craig Johnson 的第四本 Walt Longmire 侦探小说借来看看。可是,这个人也越写越暗黑了! 没办法,任何崇拜莎士比亚的人都不可能心里没有黑暗面。但是,还好,Walt Longmire 这个人给读者带来的安全感仍然像一床大棉被。难怪那么多读者迷上了他,把他当成真人。

跟系列中第二本 Death Without Company 有类似之处,Another Man's Moccasin 也深深牵扯到历史与回忆,只是这次是 Walt 自己的回忆,关于越南战争。Johnson 自己肯定没有去过越南, 年纪不够老,但是他写出来还挺活灵活现的。当然这一本书的主要人物之一仍然是怀俄明的 landscape,这一次描述的是被遗弃的鬼镇 Bailey。

我忽然意识到为什么侦探小说给人一种安全感。除了 SJ Rozan 说过的 a rational world (生死有因)之外,虽然侦探小说里总有 evil,但代表 evil 的力量化身在隐藏的凶手里,读者的视角总是保持在离凶手相当的感情/心理距离之外,直到最后揭秘。凶手本身的 point of view 读者不需要了解得太清楚。

2 comments:

CAVA said...

刚看完了宫部美雪的《火车》,蛮disturbing的说。最象大棉被的是经典detective story,完全不痛不痒。

Jun said...

但是,cozy 类侦探小说,现在我又觉得闷。人真麻烦。

Petyr Baelish of Sichuan: Echoes of the 3 Kingdoms

Sometimes my mind makes unexpected associations. A few days ago I was talking to a couple of friends, who are of Sichuan (or Szechuan) ance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