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is Blog

Sunday, February 27, 2011

韩国豆腐屋





这两天想吃Soondubu了,在网上搜到这家地处Annandale的豆腐屋,昨天去吃。啊,果然名不虚传。

在网上看到的这家店出售的豆腐煲照片,几乎全是石头锅外沿有洒了一些汤的痕迹,厨师也不去擦掉就上桌,仿佛宣告:我们总是斟得满满的。不知为何这个邋遢的细节令我觉得十分亲切家常,胃口有增无减。我和S同学各自点了海鲜煲和牛肉海鲜煲,拿出来也是满满登登的一碗,外沿洒了一些汤。

豆腐煲上桌时咕嘟咕嘟地滚,食客须将之前发给的生鸡蛋立刻打到汤里搅碎。滚汤的热量不至于把蛋煮得太熟,留下一种微粘的质地,跟嫩豆腐混在一起,产生“粥”样的口感。服务生问我们要多辣,我们谨慎地要了中等(第三级,共五级)。上来之后发现中等辣其实很不辣,看来下次可要求第四级。红色的调味料酸咸辣还微甜,混在鲜香的牛骨汤底中,难怪会让人上瘾。最满意的是嫩豆腐本身,质地细腻软滑,入口即化。据说是饭馆自制的新鲜豆腐 --- 可以相信,专卖豆腐煲,流量如此之大,自制豆腐不仅经济合理而且质量有保证。

点菜之前看到前后左右的豆腐煲似乎石碗甚小,份量不足,就多点了一份小型韩式烙饼作为头台。烙饼的尺寸倒是不大不小,质量一般(感觉葱不够多),吃完之后再上豆腐煲。看上去只是小小一碗,实际上却挺深的,舀啊舀啊舀不完,奋力吃完之后差点瘫倒在椅子上。回家之后倒头睡了两个钟头,一下午报废掉 --- 想必是吃得太多,胰岛素狂喷的结果。

出门之后顺路在韩国超市买了一袋Soondubu汤料、四管嫩豆腐、一盒冻蚶肉、一盒金针菇,打算平时晚上在家做模仿版 --- 当然不能替代豆腐屋的新鲜豆腐和真汤真料,只是在下班之后无暇去Annandale时聊以自慰罢了。

豆腐屋的装潢和服务跟他们的菜单一样简洁明了没有累赘,很有街坊小店的气氛。食客中固然大多年纪不等的韩裔顾客,从一家两代三口到一帮更习惯讲英文的第二代孩子,也有无需韩友领路的洋人顾客,坐在我右边一桌的一对亚裔情人,二十来岁,一开口说是越南话。我照例东张西望,发现最好玩的地方在于店内墙纸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细看仿佛是许多书页糊上去的,书中印的是竖排毛笔字,中文夹杂韩文。S同学问我写的是啥,我耐下性子读了一段,原来是用中文解释韩文的教科书,啥啥是水桶的意思,啥啥是牛的意思,且有发音指导。不过,中文部分是用半古文写的,我看得也吃力。仿佛与墙纸吻合,桌上立着的菜单卡一面印了韩文+英文,一面印了中文。

2 comments:

simon said...

我也超喜欢豆腐煲的。餐前还有七七八八的小菜。

Jun said...

韩国饭馆都有小碟泡菜供应,这家的小菜比较一般,也是不甚辣。我觉得无所谓,反正主打就是豆腐煲,只要豆腐煲做得名副其实就可以了。

Timon of Athens

During the intermission of Timon of Athens at Folger, I eavesdropped on a discussion among the 3 persons (who looked like a mother with t...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