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is Blog

Sunday, February 6, 2011

全美锦标赛记录

2011年是我第一次去现场看全美锦标赛,之前看过两次世锦赛(2003年DC,2009年LA)。这才发现全美的气氛和感受跟世锦赛完全不同,更亲近更长更累。

看到一半时,我跟一个早先就认识的DC地区冰迷叹气说,明年去不去San Jose呢?对方冷笑一声:你对花样滑冰这么起劲,还能忍得住不去看Nationals?她和另一个本地冰迷都是年年去现场看全美锦标赛已多年,明年的全套票,去年就买好了。看现场比赛真的容易上瘾,因为那些选手,特别是小孩子们,让你牵缠挂肚,老想着明年谁会退休去升学了,谁会留下来继续努力,如此等等。今年失望了的那些,明年会不会扭转呢?今年登顶的,明年会不会掉下去?Jason Brown 会不会掌握 triple Axel,Josh Farris 会不会另找教练,Nathan Chen 上了junior能拿到第几名, McNamara/Carpenter 会不会留在一起,Baker 会不会长高长壮,Pham 兄妹都还没见过呢,还有Parsons 兄妹,等等。年年看到他们成长和变化,有种“看着他们长大”的幻觉。

现场的观众里一半左右是亲友团,另有四分之一是圈内人士(教练啦、选手啦、裁判啦、退役选手啦),只有少数是我们这样疯狂的纯冰迷怪阿姨。总体来说,现场的观众和气氛,跟网上的在家看电视的普通冰迷与观众的态度根本两样。在家看电视和网上的直播,在论坛上放放厥词放放马后炮的冰迷,大多把选手当成暂时的、抽象的符号来看,或者是自我形象投射的载体和寄托,很少看他们如独立存在的真人,不能想象选手们自有性格和比赛之外的人生,一年又一年的连贯性。当然从电视里也无法感到当场的热烈与亲密的气氛。

跟看世锦赛不同的地方是,场内到处挤满了亲友团,随时可撞见选手们的家人,所以平时即使在场外也最好不要乱讲话,特别是批评选手,不知身边坐的是谁的三姑八姨。最后一日中午在场馆里的小吃部买零食,在我前面排队的中年太太特别眼熟,我模糊地记得好像是Alexe Gilles,就不好意思跟她搭话---因为Alexe的成绩不佳。结果她走开之后我突然想起不是的!Gilles 的妈妈是个高大金发女,但这个瘦小黑发女是 Agnes Zawadzki 的妈妈。Agnes 成绩不错,女单第四名,不过她跟她妈妈完全不象,Agnes 高大而且头发是金褐色的。总之经常是一不小心就坐在某选手的亲妈或者姨妈身边,听见各种生活轶事,立刻就拉近了跟选手的距离。看世界锦标赛,参赛者大部分不认识,最多在电视上见过几次而已。看全国赛就很难保持冷漠旁观的态度,因为这些小孩儿和家属们显得更像街坊大院儿混个脸熟的邻居而不是可远远审视、无情评判的陌生人。

因为同去的冰迷认识男单选手 Keegan Messing 的姨婆 Amy (他外婆的姊妹),我也顺带着跟她们混在一起。Amy 是魁北克出生的日裔加拿大人,Keegan 的妈是日加混血,加拿大籍,嫁了美国人。我跟 Amy 开玩笑说,Keegan 可以代表加拿大比赛嘛 --- 其实也不算玩笑,Keegan 在加拿大男单里混个第二希望很大。Amy 自己是铁杆冰迷,刚刚看完一星期的全加锦标赛,回家之后立刻开长途车从多伦多赶来看全美,忙死了。我们就讨论了一下美国与加拿大的各种差别。例如,加拿大 的场馆比较小,票也便宜很多很多,大概只有全美的四分之一价钱;加拿大的场馆不禁止观众自带食物和水入场,场内也没那么多卖服装卖冰鞋卖冰刀的各种生财之道。加拿大没有那么多的选手,平均水平没那么高,地区选拔赛竞争没这么激烈 --- 我说那当然,你们全国人口才多少啊,基数的差别而已。另一个巨大的差别是加拿大的孩子几乎从来不换教练!都是从小跟到退役就一个教练。当年Kurt Browning从Edmunton搬到多伦多就是一件大新闻。在美国,换教练已经是家常便饭。我说你们加拿大里有不少人滑行技术不错哦;她说你们会三周 跳的孩子好多啊。

最有趣的是,看比赛的时候,Amy 观察道:你们观众不怎么鼓掌么,要求高哈。我们是选手跳成了也鼓掌,摔倒了更鼓掌 --- 大家都心疼小孩子嘛 --- 而且做了旋转也鼓掌,做了步法也鼓掌,什么小事儿都会给选手鼓掌的。你们就只是做成了高难动作才会鼓掌一下。(我心想,美国观众太笨,也看不出步法的好坏高低。)这跟我在加拿大看国际比赛的感受很一致:加拿大现场观众特别心软,经常给所有的选手特别鼓励,尤其是是技术或发挥差的选手。加拿大观众常常有“过分护犊”的名声,对自己的选手不论水平高低一律提供强烈呵护,而美国观众比较在意的是成功与名次(而且美国人的态度经常是只看得见金牌,其他都是尘土),对失误与失败者冷漠加鄙视。技术动作失误多半受到千夫指,全场最多惊呼一声,很少有掌声鼓励。

然后我们还提及加拿大的训练中心很少,除了Ontario省有几个有名的,就数魁北克比较厉害了,年年名列前茅的男单女单大多是魁北克省出来的。我说British Columbia省还有个 Joanne McLeod 很有名,她摇摇头说不喜欢McLeod这个人 --- 跟我过去听到的谣言差不多,加拿大冰迷似乎普遍不喜欢她,也不知是人品问题还是什么。我旁敲侧击地问了下,Amy 也不肯解释,不肯提供负面八卦。

No comments:

Timon of Athens

During the intermission of Timon of Athens at Folger, I eavesdropped on a discussion among the 3 persons (who looked like a mother with t...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