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is Blog

Saturday, February 5, 2011

Alissa Czisny

连续两天睡足十个钟头,现在终于觉得缓过气儿来。

*******************



我第一次看见Alissa Czisny是在2005年的Skate Canada上。她在比赛里一鸣惊人,长短节目都发挥得极其漂亮,获得了女单冠军。不仅跳跃难度高,而且旋转非常漂亮,动作和姿态都是高质量的,呼啦啦惊艳了一大片。回程是我跟她们母女坐了同一架小飞机从纽芬兰回美国,她们在最后一排,一路上Alissa文静腼腆,长得很好看,看上去比实际年纪小。她还有一个双胞胎姐妹。

Alissa 2009年春季从俄亥俄州的 Bowling Green State University 毕业,原来是学国际关系的,最后毕业时的正式主修是 Liberal Arts。她会说多种语言(西班牙语,法语,俄语),成绩很好,拿奖学金读完学位,品学兼优。

之后的几年,因为各种原因,包括伤病、修改用刃技术、性格,Alissa 的比赛表现一直非常不稳定,成绩大起大落。例如在全美锦标赛中,07年是铜牌,08年掉到第9,09年获得金牌,10年掉到第10;两次参加世锦赛都发挥很差,成绩在十名之外。她的起伏让很多满怀希望的冰迷大大失望,甚至有不少本来喜欢和期待她的本国冰迷恼羞成怒,在网上破口大骂。

我总是很喜欢她的表演,一大原因是有多次机会在现场看见她的训练和比赛(09年世锦赛和Skate Canada)。除了可以说是目前天下第一的旋转与spirals(她的柔韧性非常好) ,Alissa 的滑行技术与基础在目前的美国女单里是数一数二的,可以说跟长洲未来(2008年全美女单冠军,2010年奥运会第四名)差不多并列。遗憾的是,在大赛场合,压力和紧张心情导致她在比赛里滑行速度下降,完全没有在训练中那种飞一样的感觉,也使跳跃和其他技术动作变形,失败。

因为腼腆内向的性格,Alissa 的节目很少有那种轰隆轰隆或者娱乐性很强或者带动全场情绪高涨的效果,她一般都是走细腻优美的路线,不会太复杂、刚强、或者标新立异 --- 虽然我一般挺喜欢复杂、刚强、标新立异的女选手,不知为什么一直喜欢她。David Wilson 为她编的 Sabrina 和 Dr. Zhivago 自由滑节目都是女单比赛中的精品。

场外的口碑对Alissa 评价很好,认识的人都很爱她,满口赞美之词,说她是个好姑娘 --- 这也很奇怪,一般我这个玩世不恭的人对众口一词赞美的人都存有怀疑,因为我相信每个人都有黑暗面,太完美了不正常,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非常不科学!)看她表演我就觉得这孩子心地应该是不错的,大家都爱她也是正常的。很多圈内的前辈,尤其是 Brian Boitano (1988年奥运会男单金牌)和 Linda Leaver (Boitano 的教练)主动担任她的顾问,给她做心理和技术顾问,帮助她克服心理障碍,但效果甚微。连我这个uber粉都对她的成绩失去了希望,自下决心:好吧,我就是喜欢Alissa的技术和风格,至于她的比赛都忽略不计好了。

2010年的全美赛是Alissa滑冰生涯的最低点,不仅从前一年的金牌掉到第10名,而且参加奥运会的梦想彻底破灭。当时她已经22岁,在女单里算是“大姐”了,加上错过了四年一度的奥运会,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她会结束花样滑冰生涯,另寻出路。但是出人意料地她离开了从小一直跟着、情同母女的教练 Julianne Berlin,转到底特律俱乐部的佐藤有香(1994年世锦赛冠军)和Jason Dungjen (前全美双人滑冠军)夫妻教练组门下,表示打算继续训练,继续比赛。然后,在2010-2011赛季中连续获得好成绩,甚至在很有压力的状况下(例如在北京举行的系列大奖赛总冠军决赛中,短节目暂时第一位领先)都没有象过去那样melt down,而是坚持住发挥自己的应有水平。 至今获得Skate Canada, Grand Prix Final 冠军,而且在全美锦标赛上短节目自由滑连续顶住压力,发挥得很好,毫无争议地夺回全美金牌,让所有观众和评论员们大跌眼镜。

如果仅仅是因为Alissa去年换了教练,本赛季连续获得好成绩,在国际与全国比赛中获得冠军,就断言说她真的变了,我还会觉得证据不足,很难讲。但是,实际上可以说她的确跟过去有明显的改变,是因为她的精神面貌不同了。

在 Alissa 和教练佐藤有香的几个访谈里,两人都直接或间接地说起 Alissa 的自信和自我形象的问题。花样滑冰是一个在心理上含有一定危险的运动,因为你的成绩一方面有硬指标,一方面有很大一部分来自外界对你的看法;前者是客观 的,而后者是主观的。所以一个选手的价值与定义常常依赖外界(裁判、公众、电视评论员),而外界的反应不一定是正确的,很可能是变形及不稳定的: 你获得好成绩就被捧到天上,一时失手就被摔到地上。一个从小就在花样滑冰内不断被外界评头论足而未来得及建立坚固稳定的自我意识与自我形象的孩子,特别是 如果她天性十分敏感,对外界传递的信号(我爱你我恨你我鄙视你我崇拜你你好美你好无用...)非常敏感,而且将它们内化,变成自我评价的一部分,就很容易将自我意识与自我形象扭曲变形。

花样滑冰是刀刃上的运动,一切都需要在极窄极窄的刃上平衡,稍有波动就会倒下去,可以说很 ... “禅”。如果一个人的内心不是非常稳定,特别是对自己的能力甚至本质没有非常稳定的看法与立场,就很容易摇摆,一摇摆就会倒下。我一直怀疑,天性敏感的选 手面对特别强的挑战,一方面,他们纤细敏锐的神经对音乐和舞蹈的细节让他们的表演特别好看,特别有感染力,特别细腻而准确;另一方面,他们对环境气氛的敏 锐影响到自己内心的稳定,导致高难技术动作,特别是跳跃,的完成质量,所以他们一般有“不稳定”常摔倒的名声。在这之上,Alissa 还有一个天性,她性格外露,在外界环境和自己内心之间非常不设防,敏感的人通常会建立一层保护自己的“心理外壳”,但是她没有,就更加容易被外界振动牵着 鼻子走,外界怀疑她的能力,就立刻转换成自我怀疑。但是不设防的特性也有好处:她在比赛和表演中的真情袒露也特别容易感染观众,所有的硬币都有两面而不是 绝对好或者坏。

而且,我猜想,她从小一直跟着Julie Berlin,一个母性很强的教练,非常呵护她保护她,给她造成一定的依赖性,也不利于发展出适应和抵抗逆境的能力,这种能力要从自己的内心建立起来才会 有用,如果一直被别人挡着也没有机会发展出来。很有趣,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因为Alissa本来就是敏感而纤弱的特质,所以激发了周围众人想要保护她的愿 望,但是越保护照顾她,她的自我形象就越是脆弱。有香姐显然很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她一直说,Alissa must take responsibility for her own career, her skating and her life. 不是象 Tom Zakrasjek (Broadmoor Skating Club的名教练)那种粗暴的 tough love,一味把摔摔打打、批评+自我批评当成万灵药 --- 这种做法对敏感的性格完全适得其反 --- 而是温柔安全地帮助引导她建立稳定而坚强的自我意识、自我形象、自信心、独立感,替自己负责。从Alissa 在场上与场下的各种表现来看,她正在这个过程中稳步前进。我不认为她已经达到了完全自信和坚强的地步,但是显然方向是对的,而且进步十分显著。心智的成长与成熟,关系到一生幸福,令人为她大大地松口气。

所以,我终于开始相信,在今年的世锦赛上,不管最后的成绩如何,Alissa不会有过去那种自己击败自己的 melt-down。外界也许会用奖牌、名次、替美国女单拿到两个还是三个名额来衡量她的价值,但是她自己不会再全面依赖外界的评价。

Alissa Czisny 2011年全美锦标赛短节目自由滑2009年世锦赛自由滑(日瓦格医生电影原声音乐,我非常喜欢这个节目),2007年全美自由滑(Sabrina 电影原声)。

7 comments:

no-one said...

NBC刚才放Gala,我被飞猪的小帽子电飞了!

no-one said...

认真看完鸟,我夏天去帮回猫姐姐mua她一下~

Anonymous said...

我有一点好奇的是同样的教练组,在心理问题上Jeremy Abott和Alissa的发展的不同
astar11

Jun said...

Jeremy 的心理问题这两年也很有进步。今年全美赛上的失手,我个人意见认为不是心理问题造成的,而是 ... 胖了!

Anonymous said...

Jeremy比起以前的话是有进步,但是不是像Alissa那种一个赛季有脱胎换骨的感觉,大约他要更长的时间?这赛季大概冰鞋也给他不少麻烦
astar11

Jun said...

思想进步不一定能转换成事业成功,我觉得,但是对失败的承受能力却会加强。当事人自己觉得心情愉快就好了吧。

Barbara said...

这篇好好看,冰迷的思想好深刻:P

Timon of Athens

During the intermission of Timon of Athens at Folger, I eavesdropped on a discussion among the 3 persons (who looked like a mother with t...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