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is Blog

Friday, November 26, 2010

Pre-Raphaelite 摄影与绘画

美国国家美术馆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与巴黎 Musée d'Orsay 合办的展览 (这个网站里有展出的作品中的一部分),把前拉菲尔派的一些油画和摄影作品放在一起展出。在DC三个月,然后移到巴黎再展三个月。今天跑去看了一下,NGA 里还挺挤的,当然并不全是为了看这个。

前拉菲尔派在十九世纪下半叶活动,过去听说的成员有画家和诗人(例如Millais, Rossetti, Morris, Ruskin, Tennyson这些名字),倒没见人提起过摄影。这个展览的有趣之处就在于给人看到早期摄影的一些调调儿。摄影技术是1830年代发明的,新奇好玩的新技术落到艺术家手里,可以看出他们当时还在探索摄影与绘画的差别和共通之处,试验摸索怎样利用这个新技术新媒体。

展出中有一些1850-60年代拍摄的黑白风景照片,乍看之下,至少在构图和概念上,已经接近现代风景照片,例如满地石砺造成的抽象 pattern,从高山俯瞰下面的村落房屋形成的 pattern,树叶形成的 pattern。看样子当时对自然光线制造出的画面效果显然已经有不少研究。

除了风景照片之外,还展出了一些人物肖像照片,至少一半是 Julia Margaret Cameron 拍的,还有一些是Charles Lutwidge Dodgson (aka Lewis Carroll) 拍的,少数其他人拍的。这些肖像照片显得非常 ... pose-y,常常是按照油画的构图和姿态设计的,或者按照诗或故事的情节,让模特穿上costumes,摆出姿态。题材呢,不是 Rossetti 的画就是 Tennyson 的诗,要么就是他们喜欢的古装亚瑟王情节。Henry Peach Robinson 有一张 The Lady of Shalott 照片,Cameron 有一张 Lancelot & Guineviere 的照片和一张 King Lear 题材的照片。

如果说这些古装肖像照有什么历史意义,我觉得就是凸显了画与摄影的重大差别,证明了摄影不能照搬绘画的套路。这些构图和题材吧,如果画成画绝无问题,而且也真的被画过,但是拍成照片就显得生硬,不恰当,goofy,cheap,让人想起舞台剧的剧照,观者感觉很出戏,没法感情投入。这个现象,我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为什么,是因为习惯了现代摄影中的自然抓拍感么?

看样子 Cameron 自己也意识到了用真人穿古装拍出来的照片跟画古装画有根本差别,她用了各种手法想要抹去照片中的突兀感,例如用树叶和花冠环绕人物,改变曝光与聚焦,令画面某些部分模糊,但是都没有用,仍然显得突兀和不协调,仍然达不到诗意的效果。只有一张 Tennyson 的真人肖像照,不穿 costume 的实际模样,才比较让人能接受。

平行展出的几幅油画,让我实在是 ... 无感。他们的风景画过分写实呆板,而当时法国画家早把风景画里外搞了个透,正走向主观的印象派了。几幅 Rossetti 和 Millais 的人物画,技术挺粗糙的。天啊,画人物你还能画得过拉菲尔?有了拉菲尔为啥还要看你这些?难怪要称之为前拉菲尔了,可实际上比拉菲尔之前的文艺复兴画也差了很多 ... 简直是浪费时间。欧陆的艺术家都学乖了,与其苦练写实画基本功,不如另辟新路,凸显个性搞现代派。

照片的另一好处是真实记录前拉菲尔派中的几个著名的muse女模特,包括 Ellen Terry (Mrs. Watts), Jane Morris, 和 Alice Liddell (就是 Alice in Wonderland 的原型)。看样子也不是绝世美女,我特别不觉得 Jane Morris 有啥好看,而 Rossetti 给她画的肖像似乎还把她画丑了,下巴忒大。



Jane Morris 真人照片:





我觉得前拉菲尔派的肖像照片和画让我不喜欢的原因之一是让人觉得特假。不过,“要的就是假”的风格跟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文化倒也很一致。

2 comments:

no-one said...

这是真人吗?偶看着像画的,而且是抽象画..

Jun said...

我加了一张 Jane Morris 的照片。

Petyr Baelish of Sichuan: Echoes of the 3 Kingdoms

Sometimes my mind makes unexpected associations. A few days ago I was talking to a couple of friends, who are of Sichuan (or Szechuan) ance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