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is Blog

Wednesday, November 10, 2010

Currently Reading and Watching

夏令时这种破制度真是害死人了。每年两次生物钟被打断,七荤八素颠三倒四。最近睡眠非常乱,没精神。

Netflix 上可以直接 stream 一些录影,年初开始看爱国主义的Ken Burns制作的十集纪录片Jazz,但是看到第二碟时就开始声画不同步,越看越难受,只好放弃了。最近重新开始看DVD碟版。真好看呀,音乐真炫啊。大家都拼命地说Louis Armstrong多么多么的天才,独步天下。但是我总是偏爱钢琴多一点,里面的Duke Ellington的曲子更让我神魂颠倒。哎,什么时候也得收集一下Ellington的曲子。

今年秋冬没有假期去看花样滑冰比赛,只好在家看转播聊以自慰。盼着一月快到,去看全美锦标赛,好像盼着暑假到来的小学生。

刚又读完一本SJ Rozan 的侦探小说 Mandarin Plaid。她的小说情节几乎总是跟家庭纠结有关。然后,下载了Weir of Hermiston到Kindle上读起来。十几年前哗哗地乱翻过,有个印象,但没有细看,总觉得太黑暗悲伤,跟大部分Stevenson的作品格调不一样。可是为啥我对这种东西感到这么熟悉呢?十几年前刚迷上RLS的时候,跟人说,如果我是个迷信的人,会相信自己前世是苏格兰人。其实我很讨厌又冷又刮风的阴天!但是他笔下的人怎么老是让我觉得这么眼熟呢?都有点不敢读下去了,让我觉得几乎钻进他脑子里。哦,不对,是仿佛他钻进了我的脑子。怎么可能呢?这可是百多年前写的,穿越了简直。

Weir of Hermiston读不下去的时候就随手翻福尔摩斯全集。唉,有时候我真希望能保持小时候的纯洁心态,福尔摩斯还是那个可亲又可依赖全能大叔,睡着醒来能听见他的小提琴声,跟Igor Maslennikov的版本里的那个人一样,绝对安全。可是现在要抓住年轻时候的印象越来越难了。看得出Gatiss认定福尔摩斯应该是弯的,可是我认识他的时候根本都不知道什么叫弯男嘛。It's so unfair. 今天在电车上胡乱翻最后一本短篇集The Casebook of Sherlock Holmes(因为质量下滑,这本集子我已经很多年没读了),读到The Adventure of the Marazin Stone这个故事,心凉了大半截...

7 comments:

CAVA said...

Why心凉了大半截?

我决心把手头The Leopard看完,Death in White Tie听完,再开始新的。不然到处是进行了一半的书。

Jun said...

因为...这个故事表明福尔摩斯是弯的,Dr. Doyle本来就知道他是弯的。

The Leopard好看么?

Jun said...

总的来说吧,不管他是直的弯的,我总是觉得很难想象福尔摩斯搞肉体关系,Watson跟Mary搂搂抱抱的就没有问题。这是因为我认识他的时候年纪还小,彻底接受了他是asexual的现象;现在颠覆过来,觉得特不舒服,类似想象自己爹妈做爱那么不舒服。

CAVA said...

The Leopard挺好看的,但比较厚重,作者想表达很多东西,我这么粗粗看一遍肯定领会不全,想说感想也找不太到脉络。著名的舞会一场,Visconti拍了那么老长,书才没几页。

CAVA said...

我是觉得他弯的直的都可以,不影响重读。

Jun said...

我意识到了,让我受不了的是 the thought of him having sex with anyone,not who he has sex with. 而 Mazarin Stone 这个故事就是把这个可能性摆在面前,让我很不舒服。

我去找找豹有没有Kindle版。很长吧?

CAVA said...

不长,估计你一晚上就能干掉 :-)

Petyr Baelish of Sichuan: Echoes of the 3 Kingdoms

Sometimes my mind makes unexpected associations. A few days ago I was talking to a couple of friends, who are of Sichuan (or Szechuan) ance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