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is Blog

Sunday, October 24, 2010

闷骚蔫坏

昨天看花样滑冰的比赛转播,我喜欢的瑞典小哥Adrian Schultheiss 又搞出一个非主流的自由滑作品,不是象去年的疯人院节目那样一看就知道是标新立异的那种,而是外表正常(罗密欧与朱丽叶是最常用的题材啦)但实际上很有点儿奇异感的东西,乍看上去既不浪漫又不深情,但我就特喜欢这个偏门的调调儿。

某花滑粉朋友表示这人太先锋了,理解不能。我脱口而出这是瑞典文艺里常见的闷骚蔫坏外冷里热的特点。说完之后挠挠头,发现原来真的看见过很多这种闷骚蔫坏幽默又黑又干的风格的作品。小时候读长袜子皮皮和小飞人卡尔松就觉得好搞啊,这么调皮捣蛋都成?后来看到很多北欧喜剧电影都是这个怪兮兮的腔调,看得我心花怒放。难怪后来变成了Wallander系列小说的粉丝,遇到作者Henning Mankell 发现他也是板着脸讲晦涩笑话的家伙。这是一种出人意料的幽默,看似普通平淡,但又有点不对味儿,然后脑子转几个圈才笑出来。

不过这种冷笑话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的,很显然在各国代表组成的花样滑冰裁判团里就没有什么爱好者。Kenneth Branagh 还说 Wallander 不是个幽默有趣的人,可见他也没看出来。英国式的幽默跟瑞典式完全两样啊,难怪他没看懂。

在YouTube上暂时没找到他本季的节目,不过发现了一段瑞典电视台的访问,在翻译过来的文字里称之为 disrespectful, with an attitude,没错儿,就是这样子的家伙。

1 comment:

no-one said...

没有追求的花痴要求您以后在赛前先打个招呼,不然我们家的不出来我就没精神

Petyr Baelish of Sichuan: Echoes of the 3 Kingdoms

Sometimes my mind makes unexpected associations. A few days ago I was talking to a couple of friends, who are of Sichuan (or Szechuan) ance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