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is Blog

Thursday, September 30, 2010

On the Line

一天看完一本书,这种事儿我也偶尔干过。但是一般情况下,除非吃饱了撑的,哪有时间与动力和必要?

SJ Rozan 的新小说是Lydia Chin/Bill Smith系列中Bill Smith为主角的一本。之前在她的网站上看见第一章开头,觉得很吸引,就打算一出版(9/28)就买Kindle版一睹为快,可是绝没料到是这种"一睹为快"。

28日晚上下载到Kindle上,打算慢慢地看。29日早晨上班路上心一痒就开始看起来,下了公车心里已经有预感这本小说可能会让我忍不住看到深更半夜。中午lunch break 的时候,继续看,下午下班路上,继续看,已经收不住眼了。昨晚回家后,还做饭烧了蟹粉豆腐。饭后继续看,一直到十点半,该睡觉了,这时已读到>70%,无论如何放不下,心知即使放下了也睡不着,也不管 Kindle每页字少,连蹦带跳,连段跳过,哗哗狂翻,终于在凌晨1点10分看完了。

这就是"拿起就放不下,上厕所都带着"的page-turner典型呀。

**************

说起来这本小说跟之前的四本Bill Smith系列小说风格完全不同,虽然人物还是旧的。之前的小说布局缜密复杂,细节则纯写实主义,气氛很重,遵循传统的硬煮派侦探小说结构,而且她挑中一个环境(如:建筑工地,Harlem的老人院,纽约上州小镇)仔细地投入地描写。但是这一本完全颠覆前面的套路,转而采用另一个十分陌生的 thriller 小说结构 --- 怎么形容呢?最接近的比喻是: 跟 Mark Gatiss 写的电视剧 Sherlock 系列第三集几乎完全一样。

一开头,Bill就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里一个改造的声音说他绑架了Lydia,不为赎款,只要跟Bill玩一个游戏。然后Bill就收到一些线索(看似无厘头的物件),他必须从这些线索里拼凑出对方的指令,谜底是一个地点,等他到了这个地点,他会碰见一具尸体,或者一个马上就要被杀的人,受害者都是某唐人街黑帮手下的华裔妓女。第一次没救成,但是后面几次Bill得到救人的机会。每次谜底找到之后,他会接到信的线索,跑到下一个地方。如此,坏人把他在纽约市区调来调去,南北跑遍。Bill虽然失去了平时的搭档Lydia,但他在此案中也不是一个人,他的合作伙伴是Lydia的一个远房亲戚少年Linus和他的女朋友。Linus在一旁鼓捣电脑,iPhone,Facebook, Twitter,动用一切通讯技术协助他找线索,猜谜语;只会勉强用手机通话的Bill看得目瞪口呆。而这个坏人呢,也是一个疯狂变态但是精打细算的危险对手,在电话里以及当面冲突中的疯狂古怪也跟某Jim Moriarty的形象做派极其相似。整个小说摒弃了过去的细腻写实风格,变成 a crazy race against time,紧锣密鼓,一浪过去又来一浪,从头到尾让人几乎没有喘气的机会。

当然,故事本身的内容跟Sherlock第三集完全不同,线索与谜底与救人经过相当独特,反正我没见过类似的情节。但是这个追踪过程,plot device,是非常类似的。

这时机还真巧,几乎可以类比为凶杀案的 alibi (不在场证明),因为Rozan和Gatiss二人的写作时间是重合的,而且地理/职业环境似乎没有交集,所以我认为他俩绝不可能互相影响,二者的惊人相似只能是巧合。

On the Line 绝对应该拍成电影,太紧凑太抓人了。这本小说不如前面的小说深刻、真实、细腻,也完全没有讨论社会问题(前面的小说有,但写得好,没有说教感),人物刻画也很简略,一切为推动情节服务。非常非常紧张好看,情节则一如既往地精彩缜密,极少漏洞,节奏极快,是上佳的纯娱乐作品。如果这是某系列小说中第一本,就嫌有点功利主义,人物不够鲜明,描述有些单薄,但这是系列中第十本,作者早已建立了人物性格和彼此关系,也建立了她深刻思考和微妙体现的能力,现在只是 having some fun,并跳出臼套,颇有游戏味道,倒让人觉得她有求变的意图。

唯一的遗憾是,Lydia 和 Bill 最后还是没有解决两个人之间的暧昧!

深更半夜看完之后我叹口气,On the Line 这书名太平淡了,一个更贴切的书名应该叫 ...

The Great Game.

**********

忍不住引用一段,此处Linus和女友使用电讯技术帮Bill,令中年侦探感叹时代变化快:

I didn't understand what that meant, besides "No." I gave up. I was surrounded by people thumbing buttons on cell phones and I had no idea what was going on. I half-expected Woof (the dog) to paw a phone from his collar.

整个这段实际上更加好笑,连他们之中的一个黑帮打手都掏出手机说,来来来,你 friend 我一下。Bill在一旁看傻了都。

4 comments:

CAVA said...

这种每段案情的结局埋伏着下一段线索的结构,是由来已久呢还是从Da Vinci Code开始流行起来?

当然也得看谁写。Dan Brown的书送给我也不要看。

Jun said...

应该不是Brown的首创吧?不过他的确是最有名气的一个。Angels and Demons虽然情节很无厘头,但有很多罗马的描述。

CAVA said...

怀疑这种设置有点象电脑/网络游戏,一路通关什么的。

Jun said...

是有点儿象 ...

Petyr Baelish of Sichuan: Echoes of the 3 Kingdoms

Sometimes my mind makes unexpected associations. A few days ago I was talking to a couple of friends, who are of Sichuan (or Szechuan) ance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