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is Blog

Tuesday, September 14, 2010

提醒

差点忘记了,Barb 向我推荐裘小龙的侦探小说,英文原著,红英之死。记一下提醒自己。

6 comments:

Barbara said...

不算不算,只是正好你来时看,觉得有趣提起了,现在想来该小说有许多硬伤。不过主要的一个问题是中译太差,也许作者忙懒得自己动手翻,你看英文原文或许会好,但有华人作者假想读者是老外的解释过多。

真要推荐的是后面看的一本,黄仁宇的《长沙白茉莉》,历史学家写小说太好太洒脱了,比文学专业的人强太多。和《红英之死》一样的地方是,由华人在美用英文写成,并由别人翻译成中文,但完全没有《红》(和其实类似作品)的种种毛病。姿态之潇洒,之大智若愚,象一招白鹤亮翅。

我读完不可罢休,读起了他的《万历十五年》——这才明白他为什么写得那么精彩,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

Jun said...

你们回家了?还在巴黎?

黄仁宇的书我只能找到两本:China: A Macro History 和 1587, A Year of No Significance: Ming Dynasty in Decline. White Jasmine of Changsha 这本找不到。

对,看原文不仅直接得到作者的原意,而且帮读者建立这个微妙的立场:是站在纯中文读者的立场还是站在英文读者的立场。还挺复杂的。

华人作者写给洋人读者,解释过多倒还好,贩卖兜售“异国情调”或者骇然听闻的东西,更让人比较受不了,但是此类作品多得很,还很走红。

万历十五年我没看过,不过听说一点。一方面肯定是有一定见地;另一方面,我觉得呢,这种 macro-history 的方法和角度在历史学专门的学术研究里应该也不是罕见的手法吧?这个阿冬是内行,她应该可以告诉你。

Jun said...

万历十五年的原文版在 Google Books 上面可以找到,缺页但是好像缺得不多。我的历史实在是太差了,中文版也好英文版也好,未必能看明白。

Barbara said...

《万历十五年》的中文版容易看极了,你的历史不会比我更差(我是从来都没兴趣)。看了前半本,我尤其喜欢里面写大学士张居正和他的继任者申时行的部分,正现实太政治了。我们那儿有个中国业务头头非常聪明能干会做人,因为混熟了,我问他何以风浪不倒,他说因为爱读历史书,嘿嘿嘿。

Jun said...

因为中国的史书作者都特爱记录政治,写历史就是替政治服务的,政治也很self-conscious地使用历史。如果我有那个闲工夫可以去收集点资料证明历史记录的政治重要性强烈地影响了中国皇帝们的心理和思维倾向 blah blah blah,大概也够拿个Ph.D.了哈哈哈。

Barbara said...

历史研究就是这么个玩意儿,按C同学的话说,只求自圆其说。我对历史一直不感兴趣,因为它只让我看到政治政治政治,黄仁宇的书好看,但还是这么回事儿。

Timon of Athens

During the intermission of Timon of Athens at Folger, I eavesdropped on a discussion among the 3 persons (who looked like a mother with t...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