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is Blog

Thursday, August 19, 2010

Jazz/Ragtime Piano

今天下午一边工作一边开了WAMU的网站听上周六(8/14/2010)的Hot Jazz节目,可以减轻烦躁感。听到2:18的时候,忽然耳边响起一段钢琴曲,十分轻柔,登时感觉好象被人一拳打在胸口 --- 要死了,太好听了,我一下子噎得魂飞天外,几乎哭了出来。赶紧用鼠标倒回去听听介绍这是啥人的音乐。

这几个钢琴曲是从 Bryan Wright 的唱片 Breakin' Notes 里摘录出来的。第一首,就是让我魂飞魄散的那首,有异国味和探戈节奏的,是 Nove de Julho by Ernesto Nazareth (Brazil) ,写于1917年。

最后一首也非常非常好听,又让我差点听哭了---这么说也不准确,是听得热血沸腾心花怒放。这首曲子相当有名,是 Bix Beiderbecke 写的 In a Mist (1927),有点变奏但仍然可听出 Ragtime 的节奏,含有一定的 dissonance。

顺手狗了一下 Beiderbecke 的生平,哇塞太传奇了。生于1903年,从小就展现音乐天赋,不爱学习,功课很差。爹妈不理解,硬把他送到军校里去“改造”,结果他反叛到底,1922年被学校给开除了,于是在外面跟爵士乐队混。开头因为不会读乐谱而屡次被乐队踢出来,后来慢慢地闯出了一些路子,也录制了一些曲子,渐渐出名,变得抢手起来。他的主打乐曲是小号和钢琴两样。因为酗酒,特别是因为在美国禁酒令期间喝了伪劣酒而搞坏了身体,1931年患并发症(肺炎与痉挛与脑水肿)而死,时28岁。早死的天才更加 fascinating,令他的故事更传奇。

在YouTube上翻到一点Beiderbecke的音乐,或者后人演奏的他的音乐。我喜欢他的钢琴曲超过小号曲,非常神奇的和音,徘徊在旋律之间的地带,妙极了,现代极了。

Ernesto Nazareth 也挺有意思的,混杂各种音乐风格,从舞厅舞曲探戈、狐步,到本地南美风音乐,到北美流出来的 Ragtime, Jazz,创作了大量的曲子。Rob Bamberger 在节目里说 Nazareth 最后患梅毒而死,尸体被发现时双手向前伸着,仿佛在虚弹钢琴。

我有时也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人到中年忽然老房子着火堕入了爵士乐之情网。Jazz 含有一种极度的自由 --- 不是现代音乐(特别是学术派)那种急急忙忙地自我中心和逃离经典的那种做法,而是真正的无牵无挂随心所欲的自由自在的境界。让我一听之下猛然发现,啊,其实我一直都爱着它么,只是没遇到而已。

半路出家撞上 jazz,我完全没有过系统的知识和学习,慢慢地随机地接触到一些人名,也不曾被权威教育过谁最高明,谁最主流,谁是华山论剑的第一名,什么流派高级经典,什么流派低俗卑微。我还真挺享受现在这样无知无畏的状态,不必被自己内心的虚荣与从众的本能污染了直觉感受和第一印象。

好吧,趁没人注意再添一个视频:Juan Tizol 作曲,Duke Ellington 乐队演奏的 Caravan

6 comments:

Barbara said...

还卖关子?

Jun said...

不是的,我要去查一查链接再贴上来。

CAVA said...

嗯,最近忙着迷Sherlock,很久没听音乐听得快哭了。得去打开古典音乐台找找感觉。

Jun said...

CAVA君喜欢啥样的音乐呀?

CAVA said...

东欧作曲家的优美古典乐,汗。。。

Jun said...

Clearly more normal than I am... :D

Petyr Baelish of Sichuan: Echoes of the 3 Kingdoms

Sometimes my mind makes unexpected associations. A few days ago I was talking to a couple of friends, who are of Sichuan (or Szechuan) ance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