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is Blog

Wednesday, August 4, 2010

对暗号

最近跟一个男性老朋友聊天,说起为什么男作家老写一见钟情的故事。他说没错,我经常一眼就能看出自己是否被陌生女人吸引,看出陌生女人是不是我感兴趣的类型,啊,有一种不可言传的品质。

我说我的脑子跟你的脑子显然线路两样的。我从来就不能仅从外表看出是否会喜欢一个陌生人。当然,从外表可以看出某些人我肯定对之没兴趣,但是那些也许有兴趣的只能靠凑上去搭几句(或者还得多搭几句),说不定还得进行其他考察之后才能确定是不是让我感兴趣的类型。

一见钟情的事情,老子好像没干过---哦不,忽然想起大学里有过那么两起没搭上话就暗恋别人的事件,不过那是荷尔蒙狂飙的时代,十多年前的事情了。而且那也只是观望而已,我仍然不会没搭过话就知道自己到底会不会将人列为“可发生关系”的名单。

1 comment:

Tingting said...

执迷不悟的小花痴飘过

Petyr Baelish of Sichuan: Echoes of the 3 Kingdoms

Sometimes my mind makes unexpected associations. A few days ago I was talking to a couple of friends, who are of Sichuan (or Szechuan) ance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