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is Blog

Tuesday, August 17, 2010

系列故事人物设定

这是一个所有系列故事作者都要面对的难题,如果主要人物是两个人,他们之间的关系如何处理。我忽然发现,如果主角只有一个倒也罢了,但是两个主角自有两个主角的好处:一搭一档,既可以共同进退,又可以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而且还可以通过对话向读者解释案情与进展。但是一对搭档之间是啥关系呢?又要密切,又要持久,又不能把系列故事变成两个主角之间的肥皂剧 ... 传统的二男搭档无人能接近Holmes & Watson的程度,但成功的例子很少 (Morse & Lewis, Lethal Weapon 电影系列,算是还比较成功的)。从Raymond Chandler开始,孤独侦探之设定变得更常见。Dashiell Hammett 有试过夫妻档 (The Thin Man),普及程度远逊与他的Sam Spader(马耳他之鹰)。

现代genre作品中一男一女的配对更常见。男女档侦探系列蔓延到影视,最著名的例子当然是Mulder & Scully,在九十年代初期也算是比较先锋的设定了。这样的设定的好处(后来大家都发现了)是一种不言明的sexual tension,浮游在剧情之外,作者可以暗示也可以不理,也可以略微挑逗读者,无需影响故事主线,但又给系列提供一定感情和人物的连贯性。于是现在这是常见的结构了。随着这个程式的成功,问题也来了。一对男女总是在一起工作,互相信任,互相有好感,怎么老不搞出浪漫感情呢?What is wrong with them? 两人之间的chemistry和sexual tension本来是吸引读者或观众的卖点,时间一长就麻烦了,读者也不耐烦起来,所以到最后Mulder & Scully变成了曾经沧海的关系。

Lydia Chin & Bill Smith这一对搭挡也是victims of their own success ,有读者催他们赶快get a room吧,都这么多本小说了还在暧昧着,也太weird了。后来我仔细看过系列中的好几本才发现作者对这个问题的处理手段是凝固小说内时间 --- 就是说,虽然第一本是1994年出版的,最近一本是2009年出版的,但是在小说系列中这些故事都是在同一年,不超过一年半之内发生的。那么,他们之间的浪漫关系毫无进展也就可以敷衍过去了。在书外,时光流逝十几年,在书里,他们未曾增长一岁。但是未来的某一本小说里,他们会不会终于不再吊读者胃口而get a room呢?我担心那就是作者给系列画上句号的时刻。在一切小说中,男女主角一旦采取行动,戏剧冲突与张力与悬念就烟消云散,大家都要回去洗洗睡了,作者失去了手中最有力的工具。这才是为什么婚礼永远是故事的结尾。

2 comments:

CAVA said...

我好象比较喜欢探案故事的中心放在案件和罪犯及周边人物,对大量篇幅从侦探自身挖戏的方式不太感冒,很容易就烦了。侦探最好有点神秘感,和读者/观众保持一定的距离。这是看了Lewis第四系列的深刻感想。

Jun said...

侦探自己的事儿好看不好看,我觉得有点象跟同事来往,最重要当然是工作干得好,不给人添麻烦(即案子剧情够强)。如果人长得好看性格又好,那自然锦上添花---毕竟要天天见面说话。但如果言语无味面目可憎,即使工作做得好也要打个折扣了。系列剧或者系列小说,recurrent 人物总出现,完全不提供任何个人信息,专注于案件描述和破解,本来是正统主流,不过不失。不过如果人物自己的故事就能勾得我一本接一本地看下去,没案件都成,那也是本事呀,例如 Kurt Wallander 和 Montalbano 。如果人物和剧情都好看,那就是锦上添花的双重乐趣;但如果 recurrent 人物没意思特俗套,就连案件的情节和叙述也被损害了。

读者跟作者跟人物也得看缘分吧?混熟了脸就象跟老朋友一样,摸透脾气有种亲切感。Maigret探长就挺有趣,虽然Simenon的写作手法非常spare,几乎有点冷漠,但看多了对他的性格有极其鲜明的印象,在别的地方从来就没遇到过。这方面我觉得有些日本推理小说太注重案情的奇异复杂而写人不行。

Petyr Baelish of Sichuan: Echoes of the 3 Kingdoms

Sometimes my mind makes unexpected associations. A few days ago I was talking to a couple of friends, who are of Sichuan (or Szechuan) ance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