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is Blog

Monday, March 15, 2010

陌路人

上上星期去 Savannah 开会,从 DC 到亚特兰大的飞机上,旁边坐的是一个男青年,三十出头吧。我俩一直自顾自看书,路程一半时,男青年去上厕所,把书翻过来扣着,我理所当然地瞥一眼他的书封面,哦,原来是 Game Change。这是最近很红的一本政治八卦书,描述08年总统竞选过程中的诸位,全是从 staffers 那里挖来的内幕和小道消息,最红最被传颂的部分是 Edwards 夫妇的婚变风波,John Edwards 的婚外恋生女丑闻,把夫妻俩都描写得甚为不堪,当然 John 更恶心。我早就看到过纽约杂志中摘登的 Edwards 那段,真有点黄色小报的感觉,I felt dirty reading it, but I couldn't stop.

等邻座同学回来后,我指指他手里的书说:好看吗?他笑笑说:都是政治八卦,倒很轻松易读,如果你对政治感兴趣,可以看看。我说我看了一点摘要,很狗血么。他说,如果你对政治不感兴趣,还是看你的侦探小说好一点(我手里拿的是 Roseanna)。虽然话不太好听,但他的口气很客气,我也没生气,随便聊了两句里面的 dirty laundry 之类的,然后发了句感慨:不是神经兮兮自我膨胀的人,如果是好好的正常人,谁会愿意选总统?弄成这个样子是制度的错。他挑战我的观点:如果没有一点自我膨胀,给他这么巨大的权力, 甚至是世界大战与和平的权力,谁肯干呢?我笑笑,还真答不上来。

现在记录下来,似乎这位又是一个喜欢高谈阔论臭显摆的男生。但这位同学不是这种类型的张扬男,而是相当低调和气,举止内向,发出的都是友善而毫无攻击性的信号。而且他说的话甚为有理有据,让我搔搔头皮,还真答不上来,只好脸红一红。遇到喜欢吹嘘实则自卑的装蒜男,我总是忍不住要跟他辩论一番,而现在是完全不同类型的对话,我乐得承认自己的无知和懒惰。

然后跟他继续说了些政治方面的闲话,我感慨下人民的愚昧和好控制,表达一下对 Howard Dean 的支持。他则答道:那你为啥不参与一下行动呢?

哈!我一听到这句话立刻疑心他是亲身参与过政治的。首都居民里基本上人人都能扯两句联邦政治,但是只有在河里湿过鞋子的人才会说这句话。一问之下,果然没错,他说他本来在Florida生长,父母和一个姐姐仍在那里住,但是他在大学里对政治发生兴趣,跑到首都来,在国会山上工作,在议员的staff office 里工作,后来又换到C-SPAN做了一阵子。

(事后才想起,我竟然忘记了问他在哪个国会议员办公室里干活。)

那现在呢?我问。

现在他自己开了一个辅导公司,专门给人做私人tutor。

啥?我对这一行很不了解。

他解释道,很多高中生啦,靠研究生的人啦,经常需要课外辅导,在考试前强化训练什么的。大部分人上那种强化辅导班,Kaplan 就是最有名气的公司之一,总部就是华盛顿地区。不过给辅导公司干,当教师,收入很少,公司的利润特别高,为了降低成本,经常雇佣毫无教学经验的大学毕业生,然后照着教程灌输,象流水线养鸡场那样,所以 turnover 率特别高。他说他先在辅导公司教了几个班积累一下经验,然后就自己出来单干了,现在他只接一对一的私人家教工作,自己当老板。一方面收入比较公道,一方面可以自己掌握工作时间 --- “家里有两个小娃娃,这样也比较方便。”

哦,多大的娃娃?

一个两岁,一个才10个月。太太已经先去了佛州,带着BB给亲戚们参观一圈,他现在自己赶过去跟他们会合。

我很好奇地说,你从C-SPAN转行跳到私人辅导业,真是个巨变哦。

他说,搞政治钱太少,成家以后就得考虑养活不止自己一个人了。他哥哥(也在佛州)是个律师,但不开业,而是开了家辅导公司专门教人考律师入学考试(LSAT好像是),他看着可行,于是也进了这一行。

然后说起家庭背景,原来他爹是精神科医生!他娘是 social worker。我看看他满头卷发,心里啪地给他贴了张“多半是犹太人”的标签。从侧面看,他右边的虎牙后面缺了颗牙齿,留下一块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缝。

我说那你怎么没上医学院?他说大学一年级念的本来是 pre-med,但是很快发现对科学没兴趣,太没兴趣,于是转成文科,后来又对政治发生热情,于是改学 political science。我嘻嘻笑着说,其实你现在做家教,倒也跟父母的行业有很大关联哦。他说这倒也没错儿,很多时候教人读书其实也需要不少心理学上的技巧和天赋呢,苹果掉下来终于离树不远的哈。

然后呢,就到亚特兰大了。然后我们互道一路顺风就分手了,不带走一片云彩。

4 comments:

CAVA said...

没想到美国也流行课外家教!

在门外看政治的人,和从事过政治的人,很难达成真正的了解,他们出了局也还在局中。我对政治的感觉就是dirty laundry,觉得没什么好谈的。

Jun said...

我在首都住久了,即使没了解也有点了解。感觉虽然藏污纳垢,倒还没有象中国政治制度那样有系统地专门收集污垢,某些其他行业还有更肮脏得多。在下面做事的人里有很多象这样的理想青年,也没被腐蚀,也捞不到好处,参与几年,回家该干什么干什么。

CAVA said...

But理想青年seldom, or never get to the top :(

Jun said...

只好说这是正常现象,因为正常人是不可能爬到政治顶端的,爬到顶端的都不正常。:P

Timon of Athens

During the intermission of Timon of Athens at Folger, I eavesdropped on a discussion among the 3 persons (who looked like a mother with t...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