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is Blog

Saturday, January 22, 2011

乱梦

最近两天不梦到全美赛了,而是焦虑主题的,大概是担心开车来回的安全问题。五个钟头啊!从来没开过这么远的路(不过四个钟头倒也开过)。阿弥陀佛,敲敲木头。

心情焦虑或者有心事的时候,常常梦见欲速则不达的状况,去哪里,做啥事,就要迟到了,却总是被拖延拖延拖延,总也赶不到。

今天早晨做的梦记得特别清楚。我带了S同学去上海,说好我先出去跟某友见面吃饭,他在家打盹,然后我回来接他出去逛街。我脑子里想念的是去找第一第二食品店里的各种点心糕饼,中西结合的风格,小时候吃过之后就再也没碰到过。然后路上不知怎么七拐八拐就走进不认识但是似曾相识的小弄堂里,遇见了刚从外面回来的外公外婆。然后想起他们从南京东路的老房子搬了出来之后住在离得不远但是又新又整洁的另一家房子,而且弄堂里也干净整洁,没有水沟里散发出各家住户刷马桶留下的臭气。我跟他们谈了几句,说起要跑回南京东路的老房子去接S同学,然后掏出手机,却发现老房子的电话没有记在上面。这时候我妈也出现了,掏出iPhone!(这是现实中绝不可能出现的事情。)翻啊翻的,也找不到电话号码。我手忙脚乱地意识到,时间已经不早了,说不定某同学已经等得不耐烦而自己跑了出来。那我还得去找他,那我的买点心计划怎么办!

然后就醒了。

醒来之后想想,又好笑又伤感。外公外婆都不在了。外滩的老房子早就变成了地铁站。上海还有弄堂吗?

做这个梦不是偶然的。前两周在一家很一般的川菜饭馆吃饭,S同学嫌不够辣,我第N次地感叹想带他去四川云南,要多辣有多辣,看他是否仍然吃得下去。总之带他去中国会很好玩呀很好玩。可是S同学不想去(“你跟人呱啦呱啦,我象个傻瓜一样在一边晾着”以及“吃了假冒伪劣有毒食品怎么办?”是常用借口),又因为工作原因不方便去,我只好做单人旅行的打算。

梦见外公外婆也不是偶然的,昨晚收到阿姐的来信/卡片。很正常的联想。

1 comment:

CAVA said...

夜来幽梦忽还乡。有点伤感呢。

弄堂还是有的,正日益消亡中。综合食品店只在南京路淮海路上还找得到。

Timon of Athens

During the intermission of Timon of Athens at Folger, I eavesdropped on a discussion among the 3 persons (who looked like a mother with t...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