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is Blog

Thursday, October 15, 2009

梦境

昨晚,不,今天早晨,做了一个非常清晰但是古怪的梦。梦见自己和S同学搬进一个公寓,分两层,古旧的木地板和木楼梯在脚下咯吱作响。从楼梯上二楼,两个地铺铺在地板上,中间一个写字桌,甚觉拥挤,但是却很 cozy。(醒来后想想其实为什么要两个地铺呢?)楼下也不宽敞,厨房与饭厅兼起居室。一切都很有老旧但是温暖的感觉。

怪在哪里呢?在于当时在梦里就回忆起曾经看过类似的公寓房间,梦中的回忆历历在目,非常肯定自己曾经被一个房地产经纪人带着看过另一家公寓,颇为宽敞,有三四间房,而且还有一个阳光充足的露台,也是木地板且房间之间有高高低低的差异,价格又很便宜。当时为什么没租下来呢?好像是因为地段街坊属于低收入地区,治安不太好,邻居都是穷人,而且很多小孩子,乱哄哄的颇嘈杂,于是我转而去租中产阶级地区的各自闭门老死不相往来的高层公寓了,但是心里颇后悔。

在梦里,当时心中已经模糊地意识到这是一个梦,但却认定回忆中的三房公寓不是梦而是是真实的记忆,并且使劲澄清这段回忆中的画面和细节,直到被迫(被闹钟揪着)醒来之后仍然迷迷糊糊地不能确定哪些是梦哪些是真实的经历。现在是晚上六点半,当然肯定两个公寓都是梦,这几年搬家多次,看房无数,但并没有进过什么低收入区的三房公寓。仍然不能确定的是,这是梦里回忆起过去的一个梦呢?还是今早梦里自动编造出一段假记忆。

实际上记忆是一个非常非常不可靠的东西,很容易被改造,而且不留原稿,所以永远也不能肯定事情的真相了。

在写这一篇blog的过程中,我逐渐意识到这两个公寓虽然跟我住过的几个地方都大大地不同,但却明显地含有一个共同因素:它们具有小时候外婆家的一些特征,包括木地板,窄而陡的木楼梯,阁楼,喧闹而混杂的街坊邻居,迷宫一样的后门通道。

另一个奇怪的因素是我对地铺的 fascination。上高中的时候搬家,跟我爹要求在自己房间里打地铺打了一年,后来因为房间朝北不舒服,搬到另一间朝南的,就睡床了。在两个梦里(姑且算做两个梦),要么是地铺占领几乎整个房间地面,要么就是两张巨大床塞满整个房间。说明啥?我很懒,随时随地想倒在床上?

按理说,房子越新越好,但是我却经常梦见老房子,想必也是外婆家老房子留下的印象。(那房子早拆了,现在是南京东路地铁站。)

No comments:

Timon of Athens

During the intermission of Timon of Athens at Folger, I eavesdropped on a discussion among the 3 persons (who looked like a mother with t...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