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is Blog

Wednesday, October 7, 2009

最近的杂碎

最近比较 taking it easy,不知是年纪不饶人还是今年身体不利,这一两个月来不是嗜睡就是头痛,还发了一通 occipital neuralgia,今天又被眼科医生警告 。所以就看一点 The Avengers 65 季的 DVD ,翻一翻淘旧书买的毛姆短篇集,在沙发上打个盹儿。过得象我们家的猫。

昨晚电视里放了一集 Maigret,当然是法国版的,Bruno Cremer 胖大叔。跑到乡下去拍的故事,特别好看,满地的泥,满院儿的动物,难道是在捷克的乡下取景?也不知哪儿找来的一群演员,从老头到小孩都土得掉渣儿,除了有点文艺和城市气的两个女演员,其他人都特别“乡”,淳朴加“农民的狡黠”,狡猾而平淡的幽默逗死了。

下周四去打敏感针的时候,准备去刺探一下旧书店老头的来历。上次去只顾惊叹那满坑满谷随时都会倒下来把人活埋的旧书,让我想起EL Doctrow 最近出的小说 Homer and Langley,关于埋在古董堆里的Collyer兄弟的故事 --- 没有工夫找来看,光是听听广播已经很诡异了。

旧书店的老头大概七十来岁了,坐在如棺材般逼挤的屋子里,昏黄的灯光,狭窄陡峭的木楼梯。他一直在听广播里的C-SPAN,我甚至不知道 C-SPAN 还有广播版。小店距离国会山庄只有一里地左右,放眼可见白色圆顶。弄得我疑心老头跟政治有什么牵连,简直要在脑子里替他编一套 Baldacci 或者 Le Carre 式的故事,有惊险历史的老头隐士。

No comments:

Petyr Baelish of Sichuan: Echoes of the 3 Kingdoms

Sometimes my mind makes unexpected associations. A few days ago I was talking to a couple of friends, who are of Sichuan (or Szechuan) ance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