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is Blog

Saturday, June 27, 2009

Wimbledon

虽然回家已经好几天了,但是一直感冒病着,什么也没干。昨天似乎好起来,今天又掉了回去,嗓子又开始痛起来。只好在家乖乖休息,看电视转播温布尔顿。

如果哪天我终于有机会去看某满贯比赛,一定优先挑第一周看。虽然大多数人喜欢看更紧张stake更高的第二周,但是前几轮比较实惠,一下可以看很多不同的选手,包括不认识的二流选手,各有特点。今年看第一周周末的比赛,发现前十六名里面有很多不认识的选手,而且很多年纪颇大的(二十五岁以上就算大了,真残忍),显然已经混了很久。世界上的事情绝不是象媒体(一群外行)描绘的那样,胜王败寇,除了冠军和runners-up其他人都可以找块豆腐撞死算了。大家虽然不是 Federer, Nadal 的命但也都好好地活着呢。

当然当然,象我这样的想法是永远不可能参加任何竞技活动的,本来就是一个不喜欢纯竞争的人。但也许这并非不是自然规律,生存竞争并不总是直接斗得你死我活。最近看见一个动物研究结果,有人发现基因最强的雄性(鱼还是虫,忘记了)个体,精子在雌性个体受孕过程中完全不是第一,反而是基因平平的个体,“种植”效率高。

转回来说温布尔顿,很得意地自夸,三四年前我就看好苏格兰小男生 Andy Murray ,击球特别重,时机又抢得特别准,掐着来球刚上弹的最早时机打回去,让对方招架不住,有点阿加西的味儿。现在他果然一路上升,人气如日中天。据说英国球迷对他的热情大不如过去对待资质平庸一味苦干的 Tim Henman ,因为他不是英格兰人。蠢。

(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不太待见资质平庸一味苦干的类型。大概是对小时候受的教育形成的逆反心理。)

2 comments:

CAVA said...

专捧Tim Henman英国网球迷特不招我待见,太瘌痢头儿子自己好的意味,还有些女球迷完全是HC一类的。

现在至少英国媒体还对Murray报道挺多的。嗐,就这么一个‘联合王国’的还可以写写。

Jun said...

现在报道肯定是多啦,人家已经排名世界第三,而且打 Fed 也是六胜二败,那是货真价实的夺冠热门了。现在捧他只能算马后炮了。。。

Petyr Baelish of Sichuan: Echoes of the 3 Kingdoms

Sometimes my mind makes unexpected associations. A few days ago I was talking to a couple of friends, who are of Sichuan (or Szechuan) ance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