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is Blog

Tuesday, October 25, 2011

Uncommon Therapy



过去在好几处听说过 Milton Erickson (1901-1980),精神病医生,催眠疗法大师,在二十世纪中段据说很有名气,追随者后来在他那套催眠疗法上系统建立立了NLP (neuro-linguistic programming) 疗法。但是现在的心理学和精神病学里就不经常看见他被提到。

这本书不是 Milton Erickson 写的,而是他的徒弟 Jay Haley 写的,类似学生给老师传记,把老师的病例笔记拿出来整理剪辑一下发表。里面的 cases 写得很神奇,很悬乎。

可以看出为什么 Erickson 的治疗方法后来不仅没变成主流,而且在眼下的文献里很少提到。第一,他行医的时代 (1930年代到1970年代) 医学界和精神科行内的职业准则与现代差别很大,很多当时的合理行为放到现在就有违 ethics。例如他经常给病人下直接的命令,尤其是在催眠状态下发出明确的指令,改变病人的思想,行为,甚至记忆;他还经常瞒着病人安排一些场合与冲突,让病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改变对某件事的 obsession。过去医学界的态度比较 paternalistic,替病人作主,医生出于“为你好”的动机,决定基本上全掌握在他手上。后来 bioethics 的发展方向渐渐偏向提高病人的地位,医生需要尽量跟病人开诚布公,让病人掌握选择权(哪怕他们选择得“不好”)。

第二,他的治疗手段和方法非常独特而随意,甚至充满幽默感,我觉得别人根本没法学,也无法系统化之后加以推广。当然,心理治疗实际上都是因人而异的,但是一些根本的技巧还是有规律可循,可以系统地教授、练习、掌握,但是 Erickson 的那一套,似乎很大一部分是建立在他自己的直觉和经验之上,看样子不是随便谁都能掌握的。

*****

Call me a cynic. 我在惊叹的同时又产生一些 skeptical 的念头。写书阐述病例是弗洛伊德开创的精神分析学的传统,很多精神病学家,尤其是流派创始人,写很多本书,记录病例和治疗成果,给自己的理论奠定基础,这些书一般比较通俗,吸引了专业之外的读者。别的医学专科没那么多通俗作品,也没这个传统。这本书里,Haley 直接引用了许多 Erickson 自己记录总结的病案,每一例都是神奇而成功,有一些案例(不是全部)给读者留下“一点即通”的印象,仿佛 Erickson 很轻松地通过一两次催眠就彻底治愈了顽固持久的焦虑或者纠结。我就想,就算是大师也不会百发百中吧?只写成功不写失败,很容易造成偏颇的印象。

同时又想到,心理/精神治疗的一个严格准则是保密性,其实不仅保护了病人的隐私,也可保护医生的名声。除非病人自己跳出来公开地说不仅没被治好还被治坏了,一般情况下弗洛伊德可以随便宣扬自己的方法多么有效,成功率多么高,多么手到病除,也没人能证实他的成功率是90%还是50%还是30%。一个比较有想象力的人甚至可以编造病例内容,天马行空,虚构病历 --- 追查此类书籍中的病人以及现实中的后续几乎是不可能的。

Milton Erickson 是不是象 Haley 描述得那样神奇,我当然不可能知道,不过这些案例读着很有娱乐性倒是真的。

1 comment:

talich said...

这位不清楚。

Floyd 同学的病人没啥隐私,因为都不用 Floyd 说呢,那些人都争着出自传讲 Floyd 给他们看病的故事呢。哈哈。

Petyr Baelish of Sichuan: Echoes of the 3 Kingdoms

Sometimes my mind makes unexpected associations. A few days ago I was talking to a couple of friends, who are of Sichuan (or Szechuan) ance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