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is Blog

Thursday, October 13, 2011

Pan

把这篇 Knut Hamsun 小说放在 Kindle 上好久了都没去读。

上高中的时候在一本中篇小说集里看见这篇,狂热地着迷,翻来覆去看了很多遍。

来美国之后又找来英文版读了一遍,但是觉得很迷惑,似乎跟第一次读中文版时的感觉完全两样。

前阵子终于重新读了一遍。令我惊诧的还不是作品本身的风格如何如何,而是我自己的反应。原来二十年前的着迷完全是典型的一厢情愿的单恋,对方的性格缺陷被粉红的眼镜彻底过滤掉视而不见,而中年的眼睛立刻看穿猥琐心理,回想起当年的痴迷真是哭笑不得。

虽然猥琐,但还是很能激发我的共鸣,说明我们是同类型的猥琐!

No comments:

Petyr Baelish of Sichuan: Echoes of the 3 Kingdoms

Sometimes my mind makes unexpected associations. A few days ago I was talking to a couple of friends, who are of Sichuan (or Szechuan) ance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