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is Blog

Sunday, December 6, 2009

存档: Skate Canada 之 Patrick Chan


一直想写写 Patrick 今年的自由滑节目,一直下不去手。今天开完会,翻出来再捏着鼻子看一遍,没看完就关了。 这个节目为什么让我这么抓狂?每次看都忍不住坐立不安,一股烦躁之气在胸口往上涌。

从 来没见过这种音乐剪辑的,好像一篇长篇大论,密密麻麻地写满一大张,里面没有一句话是讲完整的:“从前有一个国王,他有一个美丽的女 ... 街上游行放焰火 ... 煮红烧肉非常简单,先在锅里放肉 ... 邻国一个王子到了娶妻年龄 ... 警察局长爱吃新鲜海胆 ...”

您有多动症 ADHD 么,Lori Nichol?

看 男单 LP 训练场真是幸福,第二组里有 Jeremy Abbott, Michal Brezina, 状态恢复中的高桥,甚至滑行和姿态让人浑身难受的 Alban Preaubert 都很都逗。不过大部分的时候,我的眼睛经常不由自主地溜到 Patrick 身上,不,脚下。 Edges,速度,力量,每样都炫!而且身体四肢的姿态也好。这样的基础,恐怕连一边看的光头 Kurt Browning 都心里嫉妒吧?

为什么加拿大这个滑冰大国里第一男单,在奥运赛季,而且是本土举行的奥运赛季,要滑这么难看的节目?简 直没道理!匪夷所思。Patrick 跟她又不是外人,据说除了暑假南下跟 Don Laws 短期训练之外,他在多伦多的训练全归她管,所以这决不是 Nichol 平时顺手塞给上门顾客的流水线产品,而是精心打造反复磨合的细腻制作,他俩有的是时间商量和练习,怎么会比草草糊弄出来的无性格产品还难看呢?唯一的解释 是,这个节目是她的努力制作,真的是倾力而为,看样子打算大干一场,全力展现自己的创造力和 Patrick 的技术和表现的天赋。

结果一团糟。

我 对 Phantom of the Opera 不了解,除了到处流传的主旋律和 Music of the Night 这首歌以外根本没听过或者听过也没有印象,连电影版都没看过,无法分解和分析此节目中的剪接段落和手法及来源。前半段中似乎用了两种不同的来源,管弦乐和 提琴各自版本的段落穿插拼在一起。段落极其琐碎,我数到六七段的时候就数不下去了,听上去她是雄心勃勃地要搞半作曲,拿原作材料重新拼凑出一件新衣服。得 到的效果不仅乱,而且轰隆轰隆的一团 bombastic mess,反而是中间一小段 discordant 的提琴部分还比较看得下去,其他地方只剩满脑子乱哄哄的嗡嗡作响。

与混乱的音乐剪辑风格一致,动作设计也是乱糟糟的让人头晕脑胀。细看之 下,技术动作之间的 transitions 很多,难度很高,但是像一个塞满脏衣服的行李箱,一团团皱巴巴的衣裤胡乱纠缠在一起,毫无规律,多而无当,看了比空荡荡的啥也没有还难受。虽然David Wilson有时也会拼得厉害,甚至用很多段落(例如 Glenn Gould tribute 和去年的日瓦戈医生 free dance),但是他拼得有规律,有主题,所以内容虽多,但有纹有路,有规律有情节有方向,观众不会看迷路了。而 Lori Nichol 剪的 POTO,只有眼晕,看了后面忘了前面,细节支离破碎,5+5=2 的结果。

每次看这个节目,我都很想揪着头发顿足捶胸地举手问天,噢不,问 Lori Nichol,你到底要讲啥呀?!

No comments:

Petyr Baelish of Sichuan: Echoes of the 3 Kingdoms

Sometimes my mind makes unexpected associations. A few days ago I was talking to a couple of friends, who are of Sichuan (or Szechuan) ance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