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is Blog

Friday, December 11, 2009

九龙: 听完了

这本小说的结构很奇怪,惊险的枪战打斗部分主要在中后段,但在结尾部分特别 reserved,即使流血场面也采取虚写手法避开。

感觉 Connelly 肯定去香港、重庆大厦、九龙等地实地调查过,但是我对香港不了解,也判断不出来个真假。在某些地方让我想起 Kennedy's Brain 那本小说,很 globalized,从洛杉矶飞到香港救女儿,一个周末搞定,感觉不出长途旅行却呼啦一下子掉入了一个陌生的世界又呼啦一下跳出来,象做恶梦一样。

最有戏的段落还是13岁女儿和手足无措的老爹之间的关系和互动。其实 Harry Bosch 这个人有很多毛病,很多不讨人喜欢的地方,连作者自己也承认。不过我爱看 Michael Connelly 和 George Pelecanos 对男人心理的坦白诚实的描写,稍微带点理想主义但是基本上不撒谎粉饰,不象其他 genre 里的男性角色,要么是女性范特西对完美男人的投射幻想,要么是被文明过分驯化而软塌塌 metrosexual,要么是一边沉溺于万人之上的男性范特西一边假惺惺掩饰本性的老俗套。

下面去找找 Montalbano 纸书来看。

No comments:

Petyr Baelish of Sichuan: Echoes of the 3 Kingdoms

Sometimes my mind makes unexpected associations. A few days ago I was talking to a couple of friends, who are of Sichuan (or Szechuan) ance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