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is Blog

Friday, November 14, 2008

甄子丹版苏乞儿

说实话,我一直不太好意思公开承认对这部片子的特殊喜爱,因为过去遇到的功夫片影迷都对它颇看不起。跟其他袁师傅的作品一样,它的剧本很粗糙,叙述很仓促,经常塞进去一些肢体和俗气的笑料,让人一边笑一边不好意思,觉得土,幼稚,单纯,不讲究。最被人诟病的是搞笑的吴孟达演的苏爸爸和暴牙的太太,见过不少影迷说,惨不忍睹,不知所谓,简直是咯吱人腋窝。内容很明显有大量的思想和主题都是抄袭徐克的“黄飞鸿”系列(男儿当自强是袁师傅做的武指),只不过比徐克浅显直白温吞水得多,一点没有那么复杂和纷乱的各种政治讨论和话题。

但是我偏偏很喜欢这部片子。特别是甄子丹演的苏灿被坏人蒙蔽而染上鸦片瘾后自暴自弃,被女朋友(袁洁莹)藏了起来修养那场戏。在茅屋外的走廊上,阿甄坐在那里懒懒地望着第一次穿唐装的袁洁莹软绵绵地打拳逗他开心。我看着看着忽然一下子就热泪盈眶。

阿甄演戏不太好,他是个硬邦邦的人,急于维持自己的酷与强的阳刚一面,从来不喜欢流露一丝软弱。只有在他年轻的时候,在袁师傅的影片里,他才显露过一点弱的,吃力的,惊慌的,幼稚的,柔软的方面。也许,只有袁师傅能让他觉得不需要时刻穿着坚硬盔甲在世界上走动。后来他离开了袁师傅,就越来越刀枪不入,几乎成立机器人终结者。隔开N年以后重看这部片子,发现自己对这一场戏记得清清楚楚,苏灿说,我不想回去见家人朋友,现在我手也震,脚也震,打也打不得,算什么呢?他的女朋友拎起他的手,狠狠地咬一口,然后说,你去吧,我等你。我很难解释为什么这么普通平淡的一小段半言情半励志的戏让我那么感动。其实袁师傅拍的影片常常冷不丁地给我心上扎这么一刀。“咏春”和“太极张三丰”里给杨紫琼也有写过类似的这么一小段暂时的心碎、暂时的温柔,就这么刷地一闪就过去了,后面仍然嘻嘻哈哈地笑闹装没事人一样。

苏乞儿片中另一个看似笑闹实则温柔的成分是父子关系。苏灿是个受父母宠爱的幸运孩子,特别是没有一般男人纠结不休的跟父亲的矛盾。他甚至有两个父亲:一个亲爹一个师父,两个都很爱他,甚至有点惯坏了他。再加一个严厉但也是为他好的前辈黄飞鸿。这么和谐亲切但又健康纯洁的男性之间的关系,还能在什么地方看见呀?实际上,袁师傅自己拍的电影里,经常都有这么可爱的相亲相爱的父子、师徒、兄弟的关系,让我不得不相信,他从小生活在一个幸福的家里,相亲相爱,心理健康,所以他也有大量的善良和感情分给别人。

袁师傅对女性角色的态度也是武侠片里极其罕见的健康和尊重,但又有很多爱,没有自卑的恐惧,他不怕女人强过自己,所以从来不把她们写成被保护的弱者(看看成龙),但也没有把她们写成危险的荡妇,同时也不怕开开她们的玩笑。他眼中的女人,正直勇敢又温柔诙谐。虽然理想化,但是我喜欢。

最后说说打戏。那时候,因为徐克带的坏头,人人都不得不吊钢丝飞来飞去,其实反而破坏了真打真功夫的效果。但是苏乞儿里面的几场打斗仍然是很帅很精彩的。很多人都用力地刻意地表现过阿甄的帅和勇,包括他自己,但是我仍然最爱袁师傅眼中和镜头里的甄子丹,因为只有在袁师傅的手中,他才最亲切最象真人。

1 comment:

悲怆的小猴子 said...

看你说老袁的女人,想到醉拳1里面的姑妈了。酷毙了,可惜竟然没有下文了。那时候的港片经常有头没尾的。

Petyr Baelish of Sichuan: Echoes of the 3 Kingdoms

Sometimes my mind makes unexpected associations. A few days ago I was talking to a couple of friends, who are of Sichuan (or Szechuan) ance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