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is Blog

Friday, May 13, 2011

Blue



Gershwin's Rhapsody in Blue & Duke Ellington's Diminuendo & Crescendo in Blue. 一个是交响乐,一个是 big band jazz,有什么关系呢?为啥名字里都有 blue 呢?John Eaton 把二者放在一起讲 --- 第一,两部作品的共同的精神源泉是 Blues;第二,Rhapsody的本质仍是交响乐,结构围绕着四个主题旋律发展出来,虽然采用 blue notes,但绝非 jazz;第三,D&C in Blue 是三十年代传统 jazz,但含有 Duke Ellington 精心设计的 orchestration,听上去象但大部分不是即兴发挥 (improvisation) 出来的。

这是前天(星期四)上午去听 Eaton 的一个讲座学到的东西。Eaton 是个爵士乐钢琴家兼音乐教师,最近他在 Smithsonian 提供了一套讲座: John Eaton on American Popular Music: Jerome Kern to the Beatles. 一共四讲,Gershwin/Ellington 之蓝色作品是其中的第三讲。

本来,我从未听说过也没听过 Smithsonian Resident Associate Program --- 不奇怪,因为 The Smithsonian Institution 有大把大把讲座和活动都是上班时间进行的嘛。三个星期之前,收听 WAMU Hot Jazz Saturday Night 广播节目的时候,恰好听见主持人 Rob Bamberger 介绍他的朋友 John Eaton,且替后者的讲座打了一下小小的广告。对于所谓的 American songbook 也好, Beatles 也好,我都不太有兴趣,但是听到他要讲 Duke Ellington 和 Blues,就不能错过了。于是上周四我特地撬掉半天班去听这一讲。

第一重要的是,什么是 Blue notes。Eaton 解释说主要是音阶中的3和7总是降半音,有时候5也会降半音。为了示范,他坐下来弹了一段 WC Handy 的 St. Louis Blues,我登时觉得左半边胳膊和身体都麻酥酥的;然后他把3和7换成不降半音的音符弹出同样的旋律,嘿嘿,的确可以形容为“并不难听,只是淡而无味的香草冰激凌。”

Eaton said,nobody is able to explain why these flattened notes have such a haunting quality, but he believes it is because they do not fully resolve (emotionally). They follow you long after the end of the song. 即所谓的“绕梁三日而不去”的特质。

这几个看上去好简单的blue notes是 Blues 的灵魂。我觉得神奇的是,在曲子里加入 flattened 3 & 7,给人带来的感情效果可以说是宇宙性的,就是 haunting,忧郁或沉醉,绝不会有人听了之后得到“欢欣鼓舞”或激昂向上,更不能用到军乐上去。人与人之间常常无法沟通,讲理?讲什么理?什么叫讲理?同样的语言也毫无用处,但是音乐,哼,天南地北从未谋面的人无需教育无需训练都会对同样的节奏或旋律产生同样的感受。Blues 完全是美国南方黑人的发明,但是,全世界的人都听得懂。

Rhapsody in Blue 既不是 blues,也不是 jazz。Gershwin 把独特的 blue notes 放进交响乐中,用他自己的套路发展和表现出来。他给 blue notes 强而响的声音,而不是 blues 中的 haunting, wistful, melancholic 气氛。Eaton 给听众放了 Leonard Bernstein 演奏兼指挥的 Rhapsody in Blue. 过去我只知道 Bernstein 是几部有名的百老汇音乐剧的作者(西区故事,Candide),没想到他还是 classically trained pianist。Eaton 说他很喜欢 Bernstein 的版本,因为他的演绎带了 "jazz 味儿",听上去有点象 improvise 出来的。

Duke Ellington 的 Diminuendo & Crescendo in Blue 分成三段,第一段 Diminuendo 和第三段 Crescendo 是听上去象即兴发挥,实际上是精心编排的 jazz band 合奏,中间一段没有写,供即兴发挥用,可灵活混合。Eaton 放给我们听的录音是 Ellington 乐队在1956年在 Newport Jazz Festival 时的 live performance。号手 Paul Gonsalves 把第二段发挥得非常兴奋,长达六分多钟,大大激发了整个乐队的情绪,结果,演奏到第三段乐队和观众都 high 得一塌糊涂 --- 不要忘了 Newport Jazz Fest 的观众大多数是中产阶级以上的白人!能让他们听得疯狂失控,实属空前绝后的奇迹。这是 Ellington 乐队最传奇的一段录音。

讲座在位于地下的 Dillon Ripley Center 里的一间简陋的教室,听众有百多号人,几乎全部是退休人士,老头老太们 --- 星期四上午十点钟嘛。我四周张望,可以肯定自己是其中最年轻的,且是唯一的亚裔人士,另有几个老头老太大约有一点黑人血统,其他全部是白人。虽然不少显然熟悉蓝色狂想,但是看不出其中有 jazz 迷,气氛十分循规蹈矩,当然我也乖乖的,总之很没有气氛。还好,Rob Bamberger 携太太赏光出席,让我亲眼目睹他的真容,可算意外之喜。虽然头发都白了,其实他并不很老(下右)。



总结:把两部作品都听过之后,我终于明白鸟 --- 音乐的目的就是操纵听众的感情!而且是直接有效地“玩弄”感情,无需介质。

1 comment:

CAVA said...

音乐的目的首先应该是抒发感情吧,后来职业音乐家多了,才衍生出迎合、操纵,和所有艺术类型一样,hia hia。

Timon of Athens

During the intermission of Timon of Athens at Folger, I eavesdropped on a discussion among the 3 persons (who looked like a mother with t...

Popular Posts